第10章 苏琤(1 / 1)

在姬玉面见樊君十天后,苏琤在一天傍晚来到项少涯府上,直奔姬玉而去。那时姬玉正在教我下棋,听说苏琤来访我便避到屏风之后,几乎是刚刚走到屏风后我就听到苏琤走进来。

她喜欢音乐,身上总是带着玉璧,步行之间玉璧相撞便有清脆声响。平日里这声响总是不疾不徐高雅动听的,今日却乱了节奏,一片嘈嘈杂杂。我听她匆匆行礼,便坐在姬玉身侧。

“我们私奔吧。”她这样说道。

姬玉和她之间有一盏灯,我透过丝质的屏风看到灯火摇曳映照下苏琤模糊的侧脸,便是模糊也是美丽的侧脸。

初见时她高高扬起下巴,问我她和期期谁更美。现如今她却握着姬玉的手,颤抖又卑微地说——我们私奔吧。

姬玉温言道:“郡主何出此言?”

“父皇要把我许配给卫国的世子。他说……樊国要出兵援余,需要借道卫国……卫国又强盛……我也不懂这许多,总之是无论我怎么说,他都一定要让我嫁给那个人。”苏琤难得如此慌乱又伤心,语气都是不稳的。

姬玉拍拍苏琤的肩膀,不易察觉地和她拉开距离。

“我在卫国之时见过世子清彦,他年长郡主四岁,青年才俊相貌堂堂,并且恋慕郡主已久。郡主此番联姻,未来便是卫国的王后,姬某在此恭喜郡主了。”他就着空出的距离微微俯身行礼,那距离正正好不多不少。

苏琤那边沉默了,她似乎震惊至极,半天不能言语。

“你恭喜我……你居然……”她咬着牙说:“我就是不想嫁他,我才不要被他们当物品交易去,我想嫁给……”

“郡主!”姬玉的声音仍然温和但有了坚决,苏琤于是停住话头。

他站起身来,慢慢地说:“郡主,婚嫁之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我与少涯一向交好,礼义不可违。”

他一字一句地说出“礼义不可违”这几个字。苏琤颤了颤,也站起来,一步一步逼近姬玉,举起手来放在他的胸膛上。她一直盯着姬玉,眼睛眨也不眨:“你莫管礼义,你只需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你想不想娶我?”

姬玉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郡主天人之姿,才艺绝佳,世上岂有人不喜欢?难道喜欢就能娶你吗?”

苏琤摇摇头,她有些急切。

“自然不是,那得是我喜欢的人才能娶我。”

“所以郡主觉得,你是喜欢我的?”

“是……”苏琤的眼睛眨了眨,低下来。

她这样的性子,主动说出这种话,想来是用情已深。

姬玉不置可否地笑笑,他低头深深地注视苏琤的眼睛:“玉妆郡主,你真的了解我吗?”

“我们认识才不过两个月,我果然是你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吗?郡主殿下,一时的动心是有的,一辈子却是漫长得多的事情,切莫执迷。”

苏琤显然没有把姬玉的话听进去,她说道:“你……是不是担心我不能忍受居无定所,四处奔波,不能忍受缺少奴仆,亲力亲为?”

“是,你确实不能忍受,而且也不必忍受。”姬玉笑着,他擦去苏琤脸上的泪,慢慢说:“郡主殿下就该一辈子高高在上衣食无忧,这对你来说远比爱情重要得多。苏琤,我是不会跟你私奔的。”

苏琤的声音抖得不成样子。

“说到底,你就是不够爱我。”

姬玉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想要这么理解,也可以。”

苏琤慢慢后退几步,心灰意冷地跌坐在地。

她的孤注一掷和他的游刃有余,显得她的狼狈愈加狼狈。

幸而她还不知道,与卫国的联姻就是姬玉的建议,她和清彦的婚事是姬玉一力促成。

姬玉唤我出来送苏琤,我从屏风后走出向苏琤行礼。她眼神空空地看向我,忽然抬手从头上拔下一支朱钗,银光闪烁间径直刺向自己的脖颈。我和姬玉几乎是同时出手,那朱钗接连在我的手臂和他的手臂上划出长长的伤口,最后被姬玉握住。

鲜血从我的手臂上流淌下来落在他的手臂上,与他的血混合一处。

苏琤捂住嘴巴,她没有惊叫出声,只是无声地哭泣。

“项老夫人待你这样好,你方才可有一瞬想过,你若死在项家,老夫人该多伤心?”姬玉慢慢地说,苏琤摇头再摇头。

美人哭起来也是梨花带雨,惹人怜爱。我看向姬玉示意他先离开,姬玉点点头,说道:“阿止,你劝劝郡主殿下吧。”

他松开手,朱钗落下地上发出清脆的叮当响声,伴着从他指缝间滴落的血珠,如同围着朱钗点点绽放的梅花。他的血色比普通人要深一点,染红袖子的样子更加触目惊心。苏琤转过脸去不看他,姬玉便笑笑离开了房间。

当姬玉的脚步声远去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大声哭泣起来。她一边哭一边笑,颤声说:“我是玉妆郡主,我身上流着王室的血,父亲和陛下他们那么疼我。可是他们那么容易就把我卖了!卖给那个我从没见过的什么皇子!凭什么,凭什么?”

我默默地看着她,仿佛透过她看见了期期。若不是齐国亡了,期期或许也会有这么一天。凡事都有代价,这便是作为公主皇子被宠爱凌驾于千万人之上的代价。

“连那些乡野村姑都可以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为什么我不能……”她哽咽着说。

我蹲下来,在她面前与她平视,看着她潋滟的一双眼睛,平静地说:“那些乡野村姑真的比您差上许多吗?”

她对我怒目而视,我笑笑:“自然您是王室贵胄,闻名九州的美人,可出身,美貌,国势这些并非是您自己挣的。至于才情,若您终日劳作苦于温饱,哪里有余裕学习诗书音乐?说到底那些平民姑娘未必没有聪慧美貌的,只是运气不如您罢了。若她们都像您这样埋怨,这世上也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了。”

“你在说什么?尊卑有别……天命如此!”苏琤瞪着眼睛看我,傲慢和愤怒盖过了悲伤。

我忍不住笑起来,摇摇头:“郡主可知每年有多少国家灭亡,多少‘尊贵’的贵族为奴为婢?信尊卑有别,不如信有得必有失。若想占得十全十美,只怕是镜花水月一无所有。再者说,活着最差的情形也不过一个死。您连死都不怕了,还怕活着么?清彦究竟是怎样的人,将来会待您如何也未可知,您若是不愿信他就去逃婚,别管清彦也别管姬玉,摒弃荣华富贵去做个平民女子,将来便可以有婚嫁的自由。若是您又想要尊荣又想要自由,只怕是贪心太过。”

苏琤怔怔地看着我,愤怒悲伤冲撞在一处,最后纠缠成没有着落的茫然。最后她捂着眼睛匍匐在地上,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若是他,我一定选自由。我是真的喜欢他……我真的很喜欢他……”

如果没有姬玉,她也许不会如此狼狈。

如果不知道他的好只是做戏,如果不知道他温柔的笑容背后是满满的算计和心机,如果当真以为自己被这样一个人爱上,天底下没有哪个女子不会动心的吧。

我把朱钗捡起来擦干血迹,插回她的发髻里,轻声说:“人心易变,难得始终。郡主,你回去好好睡一觉,等醒过来的时候,就把关于姬玉的一切都忘记了吧。姬玉不值得你为他放下尊严,是他配不上你。”

苏琤抬起哭红的一双眼睛盯着我,惊诧继而疑惑,她突然拉住我的胳膊,也不管沾了满手血。

“你是谁?”她注视着我。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是姬玉公子的奴婢阿止。”

“普通奴婢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你到底是谁?”

“我是阿止。”

“你!”她攥紧了我的手,微微靠近我仿佛想从我身上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她一字一顿地问:“你是谁?”

红着一双眼睛,眼睛里还有泪,再怎么想表现得威严也难。

我不禁笑着摇摇头:“郡主殿下,我是谁很重要吗?现在的我就是阿止,仅仅是阿止。”

无论苏琤怎么问我只有这么一句话。她虽然气愤疑惑,却也无可奈何。

其实这无关我如何,只是她终究不能接受自己被一个普通姑娘劝服。

苏琤离开的时候眼睛还肿着,但是神情已经恢复了冷淡高傲的样子,甚至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冷。她一身橘红色长裙从庭院中走过,没有再去找姬玉,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回去宫中。

姬玉叫我去处理伤口,我到房间的时候嫦乐刚刚帮他处理好伤口。他靠在软塌上看书,左手拿着书,右小臂上裹着纱布一直延伸到手背。嫦乐皱着眉头说:“幸好是皮肉伤,您这是弹琴的手啊。”

说罢她转眼看向我,有些不耐烦地喊我过去包扎伤口。

我低头看看的我胳膊,大约两指长的伤比他只长不短,伤口上的血迹已经凝固,留下斑驳的印记。只是我又不会弹琴也不会作画更不会跳舞,这胳膊自然就没有那么金贵。

嫦乐用清水擦干净我的伤口,给我上药。

我对姬玉说:“苏琤走了。”

姬玉点点头,淡淡地说:“今日之事不要多言,就说我是自己划伤的。”

他看起来平静甚至于淡漠。苏琤的来访在他的意料之中,甚至连她试图自杀都没能挑起他太多的情绪,这和曾经对苏琤温柔体贴的姬玉判若两人。

他出戏很快。看来这个人一直以来被很多人爱着,所以也习惯了挥霍。

我希望阿夭能够被很多人爱着长大,不要像我这样。但是我也希望他是真正的善良,温柔,光明,就像我遇见他时那般。

姬玉转过头来,问我:“你看我做什么?”

我笑着说:“看您真是好看。”

人心易变,难得始终。

如若他不是阿夭,我应该不会这样讨厌他。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