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琴语(1 / 1)

虽然已经入夜,但韩伯还是顺利地在琴行关门前一刻买到了店里最好的一把桐木琴。送到姬玉手上的时候,姬玉随意弹拨了几个音,微微皱了皱眉头。

韩伯立刻询问是不是音色不佳,要换新琴。姬玉便舒展了眉头,笑着摇头:“琴是好的,只是略有些不习惯罢了。”

他遣走了韩伯,房内只余我们二人。我坐在床边,他盘腿坐着琴放在膝头,问我想听什么曲子。

他说有许多好听的古曲,可我说我只想听他写的曲子。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吧。”

那双纤长白皙的手放在琴弦上,他没有动。某个瞬间好像风不动,烛火不动,时间凝滞。然后清越的琴声从他的指尖破空而出,如小箭离弦直入人心,继而如同涟漪一层层泛开,带来细小的难以言明的战栗。

我刹那间愣住。

风也摇晃,烛火也摇晃,时间也摇晃,我的心弦也一并颤动着,全是因为那流畅灵动的琴声奔流而来,流过我的身体,我甚至因为它们流向某个无名的终点而感到痛惜。

对音乐迟钝如我,第一次听到撩拨心弦的声音。

而他只是低眸抚琴,月光和长发落在他的白衣的肩膀随他快速移动的手摇晃,他的指法如此精巧灵活,如同蝴蝶在琴弦间飞舞。

我以为我会全然听不出这曲子这琴声的优劣,可是此刻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它如此美妙,甚至比十四年前的阿夭弹得更好听。

时间没有知觉地流逝着,我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却见他的手指颤了颤,一声明显的杂音过后他的手指停在了半空。

蝴蝶消失,风也消失。

我看着他,他看着琴。

好像只是沉默了很短的一刻,他抬起头看着我,笑得无辜。

“下面怎么弹,我忘了。”

他拿着琴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笑着说:“我早说嫦乐对我吹捧太过,现如今你信了吧。”

我没有回应他,只是伸手在琴上弹了几个音,那声音笨笨的,并不美好。

“果然玄妙的不是琴,而是你。”

我抬起头,在他不解的目光里微微一笑。

“这曲子很好听,叫什么名字?”

他并未回答我的疑问,而是说道:“你不是听不出来好坏的么?”

“没有听出来好坏,只知道好听。”

“我最后都弹错了。”

“那也是好听的。”

姬玉站在原地偏过头看了我一会儿,眼里的笑意渐渐淡下去,变得暧昧不明。他说:“你果然听不懂。我弹的不好,以后我不会再弹了。”

他这么说的时候手在微微颤抖。

为什么不弹了?明明之前在樊国的时候他还会弹琴给苏琤听。

不过他为苏琤弹那些古曲时从未触动我,只有这首他写的曲子这么美丽。

“你还没有告诉我这支曲子的名字。”

“我都忘了,残曲何必有名。”

他的语气轻飘飘的,把所有情绪都隐藏得很好。风声轻缓,窗外树叶沙沙作响,月光落在他紫色丝质的衣服和手中的桐木琴上,勾勒出一个冷寂的银色轮廓。

我看着他半晌,说道:“那真是可惜了。”

他有我不能涉及的领域,或许是那曾在他与顾零的争吵中惊鸿一瞥的过往。

第二天我便应邀去往杨府,同莫澜一起学烹饪。刚到府上的时候她正在练武,我站在大堂边看着她把一杆红缨枪舞得虎虎生威眼花缭乱,明明已经是三十多的人了,身姿却轻盈得跟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样。

待舞完枪,她随手把那枪扔给了仆从,擦着汗转身看到我,微微惊讶地睁大眼睛。

“叶夫人?”

我向她行礼,她利落地回礼然后笑着走过来拉住我。

“让你撞见我练枪了,没吓着你吧?”

“夫人您身手好极了,我确实惊讶。”我笑笑。

莫澜摆摆手,一边拉我向内堂里走一边说道:“你不必勉强,之前李夫人强撑着看我耍了半日的刀,吓得病了两天。这暮云的女人们终日里文文静静地绣花听曲儿,见了点刀光剑影就得捂心口。”

“暮云女子确实都很温柔文弱。”顿了顿,我说:“幸好我并不是暮云女子。”

她看向我我亦看向她,两边都忍不住笑起来。她说:“看来以后夫君不在家的时候,也有人看我练武啦。”

练武的时候莫澜还是畅快的,心情很好。但一开始学厨艺她的暴躁就完全显露无遗,明明能把三尺青锋舞得风生水起,倒败在一柄小小的锅铲上。她把那面目全非的鱼连同锅一起哐当扔在灶台上,滚烫的油洒了一地,我身边的万香酒楼大师傅噤若寒蝉,不安地看着莫澜。

莫澜极为连贯地吐露出一连串令人瞠目结舌的脏话,然后狠狠地瞪向大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傅以为她是在责怪他,吓得抖若筛糠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其实莫澜是在生自己的气。我看看她,便夹了一筷子她做的鱼,再夹了一筷子我的鱼。

然而我没忍住,把我做的鱼吐了出来。

莫澜被我转移了注意力,疑惑地夹了一筷子我做的鱼,然后呸呸呸地吐出来,和我面面相觑。她看看我卖相好看然而难吃的鱼和她卖相惨淡然而可以下咽的鱼,苦笑着说:“我原以为就只有我做不好菜呢。”

“若真的做的好,那还用学么。”我淡淡笑道,莫澜的暴躁似乎被抚平了一些,她蔫蔫地叹息一声,对掌勺师傅说道:“接着来!”

显然我在烹饪上没有任何天赋,就如同我在大部分的手工活上的笨拙一样,学了许久也只是缓慢地进步。莫澜只是急躁了点,学习的速度比我快多了。她似乎挺喜欢和我相处,日子长了便认我做妹妹,出门见了别人也都说我是她妹子。尽管我话不多也不算活泼,到哪里都叫上我一起。

包括去茶楼里听说书的时候。

我与她在席间落座,先生还没有开始讲,我问她为何那样执着学习厨艺。莫澜哼了一声说:“我丈夫总说我做饭很难吃,今年等他回来了,我就自己做出一桌饭来给他瞧瞧!”

虽然是负气的神情,但是脸却也禁不住地变红。她尽心尽力想要给丈夫准备一个惊喜,只是嘴硬罢了。

我但笑不语。

她有点不好意思,便清清嗓子,问我道:“妹子你为何学厨艺啊?”

“想为我丈夫做点什么吧。”我笑笑,目光转到台上开始讲述的说书先生身上。

“毕竟他对我这么好。”

莫澜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看来叶思臣的爱妻美名她也有所耳闻。先生一开讲她便迅速转移了注意力,捧着脸专注地听先生的段子。

我听着说书先生讲些真真假假的事情,当年齐国灭亡后的四国混战中,姬玉如何帮助宋国灭了其他三国。说来当年我和他的想法也算是不谋而合,都选择了宋国为基点,双管齐下,怪不得事情会这样顺利。

或许这也是他找上我的原因。

在说书先生的嘴里,姬玉是个绝顶聪明算无遗策的神人,更是温润如玉皎皎君子。

当“温润如玉皎皎君子”这八个字从说书先生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莫澜点头应和着,邻桌却传来喷水紧接着咳嗽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因为这几个字呛着了,那边传来一声小小的感叹。

“这也太离谱了,姬玉听了要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转过头去看着邻桌那个蓝色衣衫身形瘦长的男子,他与姬玉相仿的年纪,气质更为儒雅沉稳。可能是感觉到我的目光他也转过头来看着我,为他刚刚的失态报以歉疚的笑容。

我看了他半天,不禁笑起来。散场的时候我请莫澜稍等便走到他的桌边,他疑惑地抬头看我,笑道:“姑娘有何事?”

“宋长均,长均哥哥。”我慢慢说道。

这回换他愣住了,拿着茶杯的手僵在半空,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

“你……你是……”

“我是九九。”

他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的,失态地撩起我的面纱,惹得方妈一阵大骂还护鸡仔似的把我和宋长均隔开。宋长均眼眶湿润了,他也不顾方妈的叫骂径直推开她,扶着我的肩膀上上下下地打量我,口中不断感叹道:“真的是你……你还活着,万幸万幸,活着就好。”

他是宋息,字长均,先齐太史令之子,齐国世子伴读,和我们一起长大,如同我的兄长。太史令大人故去后他便辞官去周游列国,从那之后少有音讯。

我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他。

宋长均被方妈骂的狗血淋头,仍然是又哭又笑难以平复。莫澜看到我们这边的动静便也走过来,小声跟我说——这男人是不是疯了。

我一边安慰宋长均一边对莫澜说:“这是我邻家的哥哥,如今我亲人都已去世,他的亲族也已经散了。我们虽无血缘关系,如今却如同亲人了。”

宋长均稍稍平复下来之后,听见方妈喊我夫人,惊诧道:“九九,你嫁人了?”

我点点头,笑着说:“不久前的事情,我的丈夫是安叶米铺的叶老板。”

“啊,有所耳闻,他对妻子特别好……原来他的妻子就是你啊。”宋长均十分欣慰,感叹着:“没想到如今九九你也嫁为人妇了。”

小时候他似乎说过,担心我嫁人之后和夫君会难以想处。如今看他感叹的样子,应该还是一样的想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