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兄长(1 / 1)

沈白梧和胞弟一向兄弟情深,如今胞弟继承王位不久便有许多人来沈白梧这里拜访走动,将来若对赵王有所求还可请沈白梧帮忙说几句话。所以一旦沈白梧开办宴席邀请宾客,几乎没有人会拒绝。

即便是这宴会上有身份比较敏感的姬玉。

但是天下皆知姬玉公子和白梧公子是挚友,沈白梧也说姬玉只是来看望自己,贵族们也就配合着装傻了。

宴席中午开宴,一早就来了不少人。我在长廊上走动的时候时不时就要低头行礼避让,来人的服装一个比一个华丽送来的礼物一件比一件金贵,足以见得沈白梧的炙手可热。

我拿着聆裳浆洗好的衣服送到姬玉房间里,半路上却与一队送礼的队伍迎面撞见。我正欲像平时那般避让到路边,却被队伍最前面的人一把拉住了手腕。他抓我这一下子很突然,吓得我立刻用另一只手捞住摇摇欲坠的衣服,才避免它们落在地上。

拉住我的人因为震惊而语气不稳,叹道:“你……你还活着?”

我抬眼看去,这个男人与姬玉年龄相当,身材高大微微发胖,长相也是端正的,只是眉间有几分阴郁之色。

这是一张熟脸。

我愣了愣,然后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笑道:“这位贵人怕是认错人了。”

他皱皱眉似乎想说什么,看了一眼旁边的仆人便把话咽下去,先支使他们去放礼物。待仆人远去周围没有别人时,他围着我转了一圈肯定地说道:“你是九九。”

我笑而不语。说实话,从小到大我最不喜欢听见他叫我九九,那多半预示着接下来的嘲讽和戏弄。

这位久别重逢的故人是我的三哥姜散之,父王的嫡长子也是世子,若齐国还在父王寿终正寝那如今他便是齐王了。可惜齐国覆灭他逃出围城,如今流亡赵国只能算个落魄贵族。

看他的样子,赵王应该待他还不错,他居然还能准备礼物来参加沈白梧的宴席。

姜散之打量着我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按住我的肩膀,急切地说:“你还活着,那期期是不是也还活着?她没有真的被处死吧?”

我摇摇头,淡淡地说:“不,期期是真的死了。”

“你在场?”

“我在场。”

姜散之的脸色黯淡下来,他失望至极地说:“期期对你那么好你都不知道报答吗?为什么她死了,你却能活下来?”

我脸上还是笑着心里却叹息,这位历来最擅长责怪别人的兄长,我早知道他会这么想。

“既然你那么希望期期活下来,逃命的时候为何不肯带她走?”

城破那日姜散之乔装独自奔逃,期期是如何喊着他的名字追到宫门求他带她一起走,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而他如何装作没有听见,头也不回地逃走了我也看得清清楚楚。

我很明白他的心思,期期太过美丽若是带着她便很容易暴露身份。但是我想他也很明白,宫城陷落之后逃不掉的期期可能沦为将军们的玩物,也许还会有更悲惨的命运。

现如今看起来他和我预料中的一样,丝毫没有把这过错怪罪在自己身上的意思。

姜散之闻言眼里燃起恼怒的火焰,他提高声音说道:“你这庶女还敢怪起我来了?我能和你们一样吗?我是齐国的世子,只要我还活着就是齐国的象征,齐国就有复国的可能。你们呢,你们能做什么?”

我定定地看着他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笑了笑。他这般口气我还以为齐国的仇是他报的呢。只是我此刻真是没有耐心同他鸡同鸭讲地翻旧账,便捧起手中的衣服在他眼前晃了晃,说道:“我要去送衣服了,贵人可不可以让让?”

姜散之看了看我手里的衣服,傲慢地笑笑:“你果然还是适合干这些事,就像你那出身卑贱的母亲怎么努力也还是卑贱。你若是求我认了你的身份,那南怀君一直于心有愧说不定能娶你做侧室……”

“阿止。”

姬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姜散之转头看去便看到姬玉站在长廊的尽头,微笑着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他对我说:“我还说你衣服怎么送得这么慢,看来是遇到了贵人。”

他向姜散之行礼道:“在下姬玉,这是我的奴婢阿止。她有什么地方冲撞您了吗?”

我于是走到姬玉背后,越过他的肩膀看着姜散之。姜散之有几分惊讶,他看看姬玉又看看我,摆了摆手道:“不碍事。”

然后他又向姬玉行礼,自我介绍是先齐世子姜散之。姬玉自然是好好地把姜散之捧了捧,捧得姜散之笑逐颜开心满意足,又顺道提醒姜散之沈白梧在找他,姜散之急忙告辞离去了。

姬玉看着姜散之远去的身影,脸上的笑容就淡下去。他转过身走向他的房间,我捧着衣服跟在他身后。

“你这位兄长从头到尾都没关心过你一句话,连承认你的身份都要条件,也真是薄情。”

我微微一笑,说道:“我要是对他还有什么指望,为齐国策划复仇的时候也不至于完全把他排除在外。”

“你很瞧不起他?”

“其实他除了蠢和贪婪之外,也没什么大的错处。”

姬玉回头与我对视一眼,他笑起来摇摇头说道:“我的婢女真是好大的口气。”

“那是公子教的好。”我对答如流。

连复仇都是我和期期加上姬玉的推波助澜完成的,这位兄长一无所知还想着为齐国复国。事实上父王立姜散之做世子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位世子若不早日死去,齐国早晚会亡在他手上。这一点他一直不明白,我也不想和他讲明白。

这世间唯有蠢与恶疾不可救。

姑娘们的奏乐水平可以称之为九州第一,宴席之间一连奏曲九首得到了最多的赞赏。这场宴席十分热烈一直持续到晚间,期间宾客们投壶射箭对弈,晚上更是大肆宴饮灯火通明。

第二天醒过来便得了两个消息,沈白梧因为宴饮时受了风凉,咳出血来卧病在床了。不过听说他每隔几个月都会有这么一次,倒也不稀奇。

赵王听说之后十分生气,将负责照顾沈白梧的几个仆人处鞭刑,听说打得皮开肉绽十分惨烈。这种事情也不在少数,做沈白梧的仆人是最胆战心惊的,他为人挑剔又体弱多病,一旦出了什么事赵王便轻则鞭刑重则处死。

沈白梧已经有十几个奴仆因此而死了。

第二个消息是,姜散之公子喝醉了离席去呕吐,回来的路上也不知怎么就栽进了池塘里。这池塘连着外面的水路里面时常有蛇,待人们找到姜散之的时候他正被几条水蛇缠着,人已经吓晕了。

这可真是大大的丑事,仆人们边传边改编,乐不可支。待子蔻绘声绘色地跟我讲这件事情的时候,故事的版本已经变成了姜散之吓得失禁了。

这实在是有些凄惨,我八岁被他关进蛇笼的时候都没这样。

我听着子蔻讲着忍不住就笑起来,一边摇头一边看向前方亭子里正悠然看书的姬玉,他似有感召转过头来看着我,微微一笑放下书本招我去和他下棋,我坐在他面前摆好棋盘放好棋盒。

“多谢。”我这么跟他说道。

姜散之落在他手上也是够惨的。

虽然我早已不因姜散之欺侮我而怨愤,但姬玉帮我报复回来我还是很愉悦,我甚至有点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报复了。

姬玉轻轻一笑,微微扬起下巴:“不必。我的人怎么能白白被他欺负?倒是你这么多年收敛锋芒如履薄冰还要忍受蠢货的欺负,居然也能忍下来。”

真要说起来的话,姜散之对我恶言相向百般捉弄的那些年月里,我是靠着阿夭坚持下来的。凭着阿夭给过我三天的温柔善意,凭阿夭教给我的珍爱自己的信条。

凭着或许可以再见阿夭一次的妄念。

我笑着看着他,口中却只是道:“其实他后来好几次栽在我手里,怕是他现在都不知道。”

“哈哈……我猜也是。”姬玉笑起来,他靠在亭子的美人靠上,一双凤目上扬看我:“以后他知道了也无妨,若他再敢欺负你你便顶回去,不必委屈自己。我给你撑腰。”

“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该说你治下不严我恃宠而骄了。”

“这个嘛……颠倒黑白的事情,圆场的话术,我最擅长了。”姬玉的笑眼带了几分狡黠:“他会感受到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言的快乐。”

“那我提前多谢公子了。”

我和姬玉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待棋局结束姬玉回房,我和子蔻跟在他身后。子蔻小声问我:“阿止姐姐,你赢了公子吗?”

我摇摇头,低声答道:“没有,输了两子。”

“咦?可是你看起来很开心哎。”

“有吗?”我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可能是今天阳光比较好吧。”

我曾听说喜欢上一个人是一件好事,那个时候我不明白但是现在我似乎懂得了。我觉得很快乐,仅仅因为他说会为我撑腰帮我收场。

希望这快乐我没有表现得过于明显,希望他没有察觉到。

今天是初春时节最好的晴天,阳光落满整个庭院。一群人说说笑笑地从前面走来,看见姬玉便都停下行礼。姬玉目不斜视地从他们面前走过,我看了他们几眼便愣了一下。子蔻悄声说:“他们是成光君的门客。”

如今的贵族公子喜欢养士,以门客数量彰显自己的能力,有人称自己门客三千之众。沈白梧虽然并不特别喜好此道,门下门客也不在少数,许多有一技之长的人都来投奔。

见我回头看他们,子蔻便问我:“怎么了,有阿止姐姐你认识的人吗?”

我将那些人的面容在脑中一一辨认过去,确实没有熟悉的脸孔。

“没有。”

但是这种莫名熟悉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呢?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