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了结(1 / 1)

顾零扬起手,颤抖着嘴唇忍了又忍,终于松手放了沈白梧的衣襟。沈白梧跌坐回床上大声咳嗽起来,我给他拍着后背而他一边咳嗽一边笑。

“我逃走之后偷偷回到赵国,一年半后再次返回燕国的时候姬玉和燕世子已经被治愈,而裴牧却不知所踪。他失踪了便没人能解我身上绝息的余毒,再加上他在我身上试过的那些毒,我才一直孱弱至今。”他抬起眼来看着顾零,眼神说不出是悲哀还是决绝。

“这应当是我的报应。”

我其实怀疑过沈白梧和姬玉之间古怪的关系是不是因为沈白梧做了什么引起的,因为他并不怨恨姬玉,而且他觉得自己是姬玉的“仇人”。

可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清高的、正直的沈白梧被离经叛道的姬玉所救,却在最后关头对姬玉弃置不顾。之后他心灰意冷自我封闭,不仅仅是因为身体一落千丈,更是因为自我怀疑信念崩塌。

怪不得他可以用自己的命护着姬玉,却不想面对姬玉。

这大约是沈白梧一辈子的污点和心结。

顾零在房间里走了几圈才能按捺住怒气,回到床边痛心疾首地说:“那你至少要通知天子,让天子去救姬玉啊!”

“你觉得我没有通知么?”沈白梧忍着咳嗽声抬眼看着顾零,浅浅一笑:“我一回到赵国就通知周天子了,可是一年半的时间里天子完全没有找燕国兴师问罪,也不曾暗中援救姬玉,就任由姬玉在那个人间地狱里自生自灭。不然你以为姬玉为什么会这么恨天子?”

顾零被沈白梧这一席话说得愣住了,他摇着头说:“这不可能……你不要污蔑天子!虽然他们以前关系不好……但天子从来都不跟姬玉计较的!天子这样善良明理的……”

“咳咳,善良明理?顾零啊,你真是蠢得不轻。你知道当年明明天子亲自教养姬玉,姬玉为什么突然和天子闹翻吗?因为他怀疑天子想要废了姬礼改立他为太子,因为天子觉得姬玉和自己更像,更能成大事。”

沈白梧说姬玉告诉他,那段时间姬礼负责筹办的事情总是出现大大小小的问题,天子仍然和颜悦色地安抚但是朝野上的不满之声甚嚣尘上,质疑姬礼身为太子的能力。后来姬玉发现那些问题其实是天子暗中制造的,回想起天子总是教授自己帝王之术便猜到了大概。

姬玉与姬礼兄弟情深关系很好,便极其厌恶天子这种险恶用心。自此之后与天子决裂,放浪形骸离经叛道再也不理政事。

“这些事情他应该多多少少跟你们提过吧,不过天子先人一步地在你们心中种下了姬玉疑神疑鬼叛逆嚣张的形象,你们素日里就非常信任和敬仰天子,根本不相信姬玉的话。”沈白梧嘲讽地笑笑。

顾零已经听呆了。

“天子为什么不救姬玉?因为那时候蔡国的世子无子而亡,年迈的蔡王膝下已无男丁,唯一的女儿正是天子的蔡夫人。蔡王暗中与天子约定,将来若他的外孙继承天子之位,待他故去后便把蔡国献给天子。天子于是想要废了姬礼和王后改立蔡夫人及其子,故而把姬乐远嫁燕国让她死在燕王手里,又不救在燕国被试毒的姬玉。啊,你还不知道姬乐是怎么死的吧,她是被燕王殴打至小产而死。”

顾零闻言如遭雷劈呆立当场,继而后退着喃喃道这不可能,转身就想推门而出找姬玉,我把他拉回来让他继续听下去。沈白梧的眼神深沉地吓人,直直地看着顾零倒把他给镇住了。

沈白梧继续说道:“姬乐殿下已经是燕王的第三个王后了,当时燕王宫内夫人时有病死十分蹊跷,我到了燕国才发现是燕王酗酒酒后暴虐常打死人。这事瞒得过别人,能瞒得过天子的眼睛吗?他明知如此为了借助燕国的国势还是把姬乐嫁过去,而且他也料到姬玉会为了保护姬乐跟去。可谓是一石二鸟。”

顾零满眼的混乱,低声说:“这都是……都是你的猜测。”

“当我回到燕国的时候姬玉病愈并且得到燕世子信任,位居要职。这时候天子派使者来找姬玉,我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是三年间姬玉在燕国大家族间挑起纷争,在王宫内下毒制造瘟疫的假象,屠戮了整个燕国王族亲手杀了燕王和燕世子,最后还放火烧了燕王宫。当然在世人的眼里这些都是意外,和姬玉毫无关系。”

“最后的燕国内乱里,各国联军打进燕都纷争不下,天子出面调停并且得到了燕国三分之一的土地,周国势大好一度重振威信。我有道理相信,这是姬玉和天子的交易,他帮天子得到这些好处而天子则要给出另一些东西。”

沈白梧说到这里靠在枕头上,微微眯起眼睛好像在回忆什么很久远的场景。

他说姬玉放火烧宫的那天,他找了很久才找到姬玉。姬玉看起来像刚刚从火里逃出来般站在熊熊燃烧的宫殿之外,周围救火的人潮汹涌姬玉却只是出神地看着宫殿。看见他来了,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说过话的姬玉突然说——我该怎么和我哥、我母亲,顾漆和顾零交代?

——他们会不会跟我离开呢。

姬玉就像是自言自语般说着,然后突然放松地笑起来,他说一切都结束了。

那时候的姬玉还不知道,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我猜他要的条件,是要天子放你们自由。那时候姬礼因为意图谋反已经被囚禁,他要天子放了姬礼,他母后,你和顾漆。他想带你们离开,那时候他似乎就有了现在财产的雏形,能够负担得起带你们离开的代价。”沈白梧的声音顿了顿,然后他苦笑着说:“之后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姬玉回到洛邑,等着他的是他兄长被顾漆杀死,他母后自尽身亡的消息。

“或许你要说这些都是猜测。但结局便是,天子改立蔡夫人为王后,立其子姬央为太子。而姬玉逃离洛邑之后,便劝说蔡国参与对齐国的讨伐,在他们四国灭亡齐国之后,又帮助宋国灭了蔡国。”

高高捧起,狠狠摔下。

刚刚战胜齐国的蔡国国富力强得到大片土地,若以后被周天子收归己有,天子便可一跃成为九州之主,重塑当年周王室号令群雄的局面。天子为此不择手段足见执念深沉,可最终却是宋国成为一方霸主。

这次天子又想扶持吴国与宋国争霸,再次被姬玉破坏。

姬玉便要他看到希望,再狠狠踩灭。

顾零呆呆地看着沈白梧,像是不能思考的空壳,从姬玉初到燕国至今十一年的故事如洪流一般冲垮了他。日光渐渐暗下去屋内光线昏沉,他便僵立于一片混沌的昏暗,如同要被折叠进晨昏界限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眼睛红了起来泛起泪光,骂道:“他妈的……他怎么能瞒我十一年!”

话音未落他便拔剑而起转身一脚踹开门,朝着温尔苑的方向过去了。我望向沈白梧,沈白梧低声说:“你去跟着他!”

我便立刻把碧玺叫过来照顾沈白梧,然后提起裙子朝着温尔苑的方向奔过去。路上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我都无暇道歉,隐约听见——怎么回事都往温尔苑跑?

当我赶到温尔苑的门口时,正看见顾零和姬玉站在院中,顾零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面具拿着剑直直地指着姬玉。姑娘们似乎是闻讯都跑来了,墨潇和南素飞身来到顾零的身边抽出剑来抵着他,墨潇喝到:“还不放下剑!”

顾零却完全不管墨潇,上前一步指着姬玉道:“你拔剑!你把剑□□我们像个爷们儿似的,我们像从前似的打一架!”

姬玉微微扬起下巴,背着手神色莫测地看着顾零。也不知他们僵持了多久,姬玉突然笑起来,他摆摆手:“墨潇,南素,你们放开他过来。”

墨潇和南素有些顾虑地放下剑,警惕地盯着顾零一步步退到姬玉身边。姬玉向墨潇伸出手道:“墨潇,借你的剑一用。”

“你的剑呢!你的梦死呢!”顾零红着眼睛喊道。

“折了,我现在不佩剑。”姬玉拿着墨潇的剑在手里颠了颠,也举起来指着顾零,偏过头微微一笑:“来吧。”

顾零咬咬牙一个箭步冲上去,姬玉灵巧地闪开。几招之内全是顾零进攻姬玉避让,顾零气道:“你为什么不出手!你……”

他话音刚落姬玉终于闪避不及举剑格挡,清脆的一生“叮”响,两剑相撞仿佛带着火星一般。但是下一秒姬玉的剑便脱手掉落在地,顾零来不及收剑刀刃便狠狠砍在姬玉肩膀上,鲜血沿着肩膀渗出来。

顾零愣了愣,说道:“你做什么?你把剑拿起来,你不要让我!”

姬玉大声笑起来,笑得肩膀都颤抖着,身上的玉佩跟着叮咚作响。他举起那只握剑的右手说:“拿多少次也是一样的结果。”

那只骨节分明的细瘦的手正颤抖着,如秋日垂死的蝉翼。

顾零像是不明白自己看到了什么,颤着嘴唇问道:“你的手……你的手怎么了?”

“就像你看到的这样,废了,拿不了剑了。”

姬玉站在一片幽静树影里,语气仿佛说个笑话一般轻描淡写。

姬玉他其实是所有人里面最坚韧的人,他甚至比沈白梧还要决绝。

这一章直到卷末是整卷我最喜欢的几章了~

(虽然感觉看到这里的大家应该都收藏了,但还是厚着脸皮重新说一遍,求收藏呀~)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