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决绝(1 / 1)

顾零不知所措。

“怎么会这样的……”

“沈白梧没告诉你?我中了毒,生了一场大病,病之后就留下了病根。”

“那你……那你还能弹琴吗?”

姬玉微微一笑,把自己颤抖的手背在了身后:“‘正常’的曲子勉强可以,我自己的曲子就完全不行了。”

他的笑容如同面具般完美。

我想起那天在暮云弹琴他说他不弹了,他从不佩剑而用匕首,那些并非他不愿而是他不能。

所以他才烧了他最心爱的琴和曲谱,折了他的剑重铸了匕首。

顾零说,姬玉的手专为弹琴而生,是全天下最灵巧的手。从天才变成残废,姬玉这么骄傲的人该有多痛苦?他的痛苦远在青矢之上吧。

姬玉微微抬起下巴,示意顾零放下手里的剑,轻松地笑道:“怎么还是一激动就要打架,以为还像小时候那样打一架就能重归于好?你都多大了了?”

顾零扔了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蹲在地上泪流满面像个孩子:“你为什么!姬玉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是十一年啊,整整十一年!”

姬玉的笑意渐渐淡下去,眸色深沉。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在顾零面前,蹲下来看着顾零的眼睛,冷声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顾零,你特地跑到沈白梧这里来,一门心思地想挖出我在燕国的过往,现在你知道了,你满意了?你为什么想要知道这些事情?你就是想要找到一些理由来为我开脱,以此原谅我杀你哥的事情对吧?”

“你他妈……”顾零一把攥住姬玉的衣襟,眼睛通红。

姬玉就任顾零抓住自己的衣襟,神色淡漠道:“没必要,顾零,真的没必要,你没必要原谅我。你想报复我就凭本事来,我遭遇的那些破事和你,和你哥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就会幡然悔悟对我父亲恨之入骨站在我这边对他同仇敌忾吗?你做不到,你发过誓终生忠诚以命报他的恩情不是吗?即使到现在等你冷静下来也不会觉得他错,他是为了兴复周王室,这么光辉的愿望就算手段极端了又怎么样?牺牲我,我哥哥,我姐姐,我母亲又怎么样?这是大义灭亲啊。”

“过不了多久你又会想劝着我们相互理解重归于好,我呸,顾零你别恶心我了。”

“他不是什么好人,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要是你我就翻脸走人从此远离姬家的所有人,就看我们狗咬狗吧。”

姬玉流畅地吐出嘲讽之语,顾零抓住他衣襟的手就渐渐松开来,他迷茫又痛苦地看着姬玉,像是有满肚子的话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我躲在门边远远地看这这一幕,只觉得明明受难的是姬玉,可他比顾零游刃有余多了,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这世上似乎没什么能打败姬玉。

他什么都失去了,所爱的一切都没有了,可他还是活得高高在上让众人仰望艳羡。他从不会像沈白梧这般孱弱自弃,所有蚀骨铭心的痛苦都埋葬得毫无痕迹,上一秒杀死了自己下一秒就能转过身去谈笑风生。

这个人就算历尽千劫百难被燃烧化为灰烬,也会有不死的倔强和骄傲,从灰烬里站起来艳烈地嘲笑世人。

姬玉冷静地整理了自己被扯皱的衣襟,平淡道:“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走吧。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是你下定决心来杀我。”

言罢姬玉便转身准备离去,顾零却抓住了他的衣袖,颤声道:“阿夭。”

有什么很快地从姬玉的眼里划过去了,他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转身看向顾零的时候就换上似笑非笑的假面。

庭院里屋檐下的铃铛叮当作响,如同不知人间疾苦的稚子笑声。姬玉笑得很好看,后背挺得很直以至于紧绷,紫色的发带在黄昏模糊不清的光线里乘风飞舞着。他那么温和又不可置疑地,说出最决绝的结语。

“阿夭早就死了。顾零,他弃了你,你也弃了他吧。”

然后他慢慢地把衣袖扯出来走回房间关上房门,其余的姑娘们也跟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剩顾零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庭院中。

夜幕降临,红色灯笼发出温暖柔和的光线,笼罩着这个已经僵住的人。我走过去对他说:“顾零,走吧。”

顾零没有反应,我便拉住他往外走,他也任由我拉着他完全不反抗。这一路他一直非常安静,直到我们快到雪明阁的时候,顾零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不肯往前走了,他慢慢地蹲在地上抱着头,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

我蹲下来安抚他,顾零断断续续地哭道:“为什么……为什么……”

“我……我应该跟他们一起去燕国的……姬乐和姬玉发生那些事情的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该多绝望啊……”

“我明明发过誓,我要毕生保护他们的……我怎么能……十一年……我一无所知!我还埋怨他性情大变……我还埋怨他放弃剑术和琴……”

“天子……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就算是为了重振周王室……也不能……”

他哭得像是个小孩子,我拍着他的后背,沉默地听着他的声音。

十一年,从姬玉十四岁质燕国到如今二十五岁游说天下,漫长的时光和漫长的真相。一边是恩重如山的天子,一边是从小相伴的朋友。

姬玉和周天子对立这么长的时间里,顾零一直是站在天子那一边劝姬玉回头的,他虽然仍然对姬玉有深厚的感情,但他也怨怼姬玉杀害他哥哥。姬玉早就看得清楚,索性替顾零做了选择。

对于这位忠诚热心却迟钝的故友,或许姬玉原本打算让他能安然无恙地愚笨一辈子。

可终究,没有人能被欺骗一辈子。

我终于把顾零送回房间,等厨房把晚饭送来的时候我去敲他的房门,才发现顾零已经不告而别了。他的房间收拾得很整齐,留书一封写着——拜谢,吾归。

顾零到底还是回去洛邑,回到周天子身边了。

虽然如今的结局原本就是由他的愚忠、懦弱、对姬玉的不信任而来,算是咎由自取,但仍然是可怜。我很难想象他会以什么样的心情度过余生。

我收了纸条去告诉沈白梧,沈白梧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并不惊讶。他下午说了太多话,晚上的时候精神就很不好,神色恹恹地靠在床头,抬起眼睛来看着我。

“你不觉得我可恨么,我为了自己逃命丢下了姬玉。”沈白梧的声音有气无力。

他今天又说没胃口不肯吃晚饭。我便让他好好躺下去,给他盖上被子掖好被角,碰碰他的额头确定他现在没有发烧。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便回答道:“我又不是姬玉,既没有资格憎恨你也没有资格原谅你。只是世人大多自私,换了我或许也会这样。”

沈白梧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苦笑着说道:“我本以为,我不同于世人。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惶惶不可终日,为这般忘恩负义的可恨举动开脱。我想当时万分危急就算我拉他翻墙也来不及,又想试毒那么痛苦我害怕逃走或许也正常,甚至想过我是赵国世子活下来比姬玉更有价值。想来想去我幡然醒悟,龌龊便是龌龊,为此开脱只会越发卑劣。”

他从被子里伸出胳膊来压在被子上,双手交叠放于小腹,白色丝质的里衣在烛火下莹莹反光。他轻声说:“我见识过姬玉对燕世子有多狠,我这一辈子都在等他来报复我。或许只有他尽情报复过我之后,我才能在他面前抬起头来。”

“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没有等到,快到死了也不能好好面对他。偶尔我会想这是不是就是他的报复?但这太轻了,不是他的作派。”

我只是默默听着不说话,走到桌边去掐灭了烛台的灯火。室内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只剩一地清冷月光。我轻声对沈白梧说:“好好睡一觉吧,不要想这些事情了。”

沈白梧在朦胧的黑暗里低低地笑着,他说:“为什么只要有你在,就觉得世事安稳,苦乐悲欢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不是很好么?”

“若我能活得长久,我肯定会娶你。便是姬玉再怎么生气,我也不会把你让给他。”沈白梧的声音带笑,像是开玩笑。

但我知道,他从不爱开玩笑。

我便走到他床头,弯下腰去抱住他的肩膀,轻轻地拍两下。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想娶我。沈意,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你,你会长长久久地活在我的心里。”

沈意,他的名。沈意沈意,他这一生里有多少意难平。

沈白梧也抱住我的肩膀,他凄然地笑了一声。我听到极其细微的如同耳语的声音,模糊不清难以分辨。

他好像说——我很喜欢你。

我便轻声回应道——我知道。

静默片刻之后,耳边的声音再次响起,比刚刚的清晰了一些,能听出沈白梧温柔和无奈的语气。

——我也知道,你喜欢的……是姬玉。

月上中天,沈白梧早已疲惫地睡去。整个成光君府万籁俱寂,只有夏蝉此起彼伏地聒噪着。月光皎洁地洒在房间的地砖上,我睡不着索性披着衣服起来,借着月光去花园转两圈。

刚刚踏进花园的时候我便察觉到火光,来自于一盏放在池塘边沿的宫灯,烛火跳跃着映着一旁主人的脸。

那是姬玉,他正坐在池塘边沿出神,一条腿屈起踩在池子的石质边沿上,另一条腿则放在下面。他手里好像拿着什么,时不时往池塘里一洒,便听见鲤鱼涌动的水声。

见我来了,他便转头看向我。

我们的距离不远不近,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我说道:“顾零走了。”

姬玉轻轻“嗯”了一声,表情说不上来悲伤还是开心,有浅浅的一层寂寞。

“你其实不必把话说的那么绝。”

“这样最好。”

“可从此之后,你真的失去他了。”

姬玉沉默了片刻突然轻笑起来,他反问我说:“你不也失去了姜期期,在这世上再没有一个在乎的人,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我很早就知道这世间的所有都是短暂相会,拥有的时候不要太过迷恋,失去也就不至于伤筋动骨。我不像他这样曾经有感情深厚的亲人,我也不曾像他这样有刻骨铭心的仇人。

我们是同一种人,又是完全不同的人。

姬玉披着一身皎洁月光,褪去了那层笑意完美的面具,看起来冷静又孤独。我终于问出了那个我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我回到你身边?”

姬玉轻轻一笑,又洒了一把东西进池塘,伴着水声他慢慢说道:“你终于想起来问这个问题了。我思来想去,觉得我再也不会遇见像你这样的人。姜酒卿,这世上只有一个你,你是独一无二,所以我反悔了。”

“九九,我们来日方长。”

鲤鱼们热闹地在黑暗的水底争夺着,发出咕咚咕咚的声,他看着我浅淡地笑起来。

‘这个人就算历尽千劫百难被燃烧化为灰烬,也会有不死的倔强和骄傲’这就是姬玉啊。

老白一念之差成一世心魔,而顾零始终难以两全。

修罗场啊修罗场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