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辛然(1 / 1)

卫国物产丰富,因为多山地而易守难攻,多年以来战乱较少人民生活安定。我从小生活在北方的国度,那里是一望无垠的原野平坦的土地,后来辗转的几个国家要么是同样的平原地区要么是江南的丘陵地带,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连绵起伏的雄伟山脉。于是我常常趴在马车的车窗上一看就是很久,卫国真是山光水色风景秀丽。

卫国的女子不似赵吴那般温婉内敛,都十分率性泼辣。路过田野的时候便听她们嬉笑怒骂,偶尔我们下车活动便肯定有大胆的姑娘摘了田间新鲜的蔬菜花朵送来,夸一夸姬玉和姑娘们的好容貌。但若是要有男人接近,定是要被自家妻子叉腰瞪回去的。

我们在一起聊天时,子蔻聆裳都说最喜欢卫国了。

一路上姬玉都没有叫我去侍候,我便乐得清闲欣赏风景以及和子蔻聊天游戏。她一路上跟我玩翻花绳,绳子都给磨起毛了,口中说着老人家说翻花绳天就会下雨,可是她玩了这么久却不见天气有一点变坏的迹象,可见老人们的话都是骗人的。

这趟旅途大约是所有旅途中最为愉快的一次。

我们到达卫国清宁君府的时候正好是六月初八,我成为“阿止”整一年。清宁君府在卫国都城郦更的西南处,府门外的墙边挨着墙种了一排芙蓉花,由于还没到花季仍是绿油油的一片。

待到深秋芙蓉花开应该会很美,主人这样布置有心了。

我们跟着姬玉走进府门中,刚进前厅就有一团粉色的影子呼啦呼啦地跑过来,脆生生地喊着“表舅!”,姬玉十分熟练地蹲下张开手臂,那个粉团子就稳稳地扑进他怀里,是个四五岁玉雪可爱的小女孩。

姬玉把她抱起来,笑着说:“蓉蓉又沉了。”

小姑娘睁着大眼睛看着姬玉,张开手臂道:“我要飞飞!表舅!”

姬玉十分顺从地把她举起来在空中转了好几圈,小女孩清脆的笑声伴着衣袂飞扬充满了庭院。又有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喊着小姑娘的名字说道:“你答应我什么的?快下来不要累到表舅了。”

我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便看见走向庭中的婀娜身影。来人穿着月白色金边上裳及枫叶红绣银色回纹的褶裙,鬓边插着一支金步摇,肤如凝脂面如芙蓉,双眸剪水笑意嫣然,双颊有小小酒窝。

她落落大方地站在庭中,眉心一朵红色芙蓉花钿。

美得令人屏息。

九州三大美人我都亲眼见过了,这该是多少男人的心愿呢?

期期的美是天真无邪惹人怜爱,因四国混战而出名;苏琤的美是高傲冷艳,因才情而出名;辛然的美则是温雅成熟,因良善亲和而出名。

辛然刚刚嫁给清宁君的时候卫国遭了蝗灾,大半国土颗粒无收,因此大量灾民涌入王都郦更。辛然不顾阻拦亲自去看望流离失所的灾民,帮忙他们安排住所,还主动把自己的嫁妆拿出来筹买粮草赈济灾民,由此名声大振。

后来的数年里辛然都常常离府去看望穷苦人家,捐献银两,便是怀孕大着肚子的时候也不例外。百姓并不以夫姓冠之,而直接称她为辛夫人,说她是仙女转世救济苍生。名声传到别国,现如今一提起卫国人们都会想到辛夫人,辛夫人俨然成了卫国的象征之一。

辛然与她过世的夫君只有一个女儿,按律例要收回封地府宅分给清宁君的兄弟,但是因为辛然受到百姓爱戴卫王便破例将清宁君的财产封地留给了辛然。辛然便以遗孀身份掌清宁君府。

便是我面前这位佳人。

辛然走了两步靠近姬玉,我才发现她的眼睛颜色也是浅的,和姬玉一般的琥珀色,澄澈见底。她伸手把小女孩从姬玉怀里抱回来,笑意盈盈地看着姬玉说道:“表哥,我还想着你再不来我这满院子的花就要开了,叫你避之不及呢。前些日子蓉蓉还跑去跟我的芙蓉花商量叫她们晚些开花,不要把她的表舅赶走。”

姬玉哈哈大笑起来,眼里真心实意地盛满了笑意,嘴角弯弯眉眼也弯弯,他抬手刮刮小女孩的鼻子:“想表舅了?”

“想!”小姑娘不假思索地回答,一点儿也不羞怯。

辛然也笑起来,说着别在前厅站着了快进屋聊吧。姬玉便叫夏菀和聆裳陪着,让我们剩下的跟着管家去放东西。

我看了一眼他们的背影,便和姑娘们跟着管家一起去房间。一路穿过前厅和花园中池塘里的九曲竹桥,塘中飘着好几朵白色如云朵般的睡莲,这座宅院里的植物多得惊人,修剪得高低错落十分好看,即便是烈日高照花园里也尽是阴凉。

姬玉住在竹溪居,旁边就是辛然和女儿蓉蓉的秋芙轩。到房间放东西的时候我有点心不在焉,子蔻却很激动,她一边收拾一边跟我说:“辛夫人真的太美了,最美的就是那种气韵。公子说过什么来着,啊对,美人在骨不在皮!”

我应和着子蔻的话,手里的箱子开开关关,却忘记自己想拿的是什么了。

原来姬玉也是会这样笑的。

他经常笑但是通常都是笑意不达眼底,虚虚的只有三分真心,客气又优雅。即便在我面前他的笑容也总是充满了试探、戏谑、征服欲或者偶尔的伤感。

我从来没有见他这样笑过,这么轻松真挚,看着她们眼里的欢喜没有一丝虚假,那是完全的信任和爱护。

“公子和辛夫人关系真好啊。”我低声笑道。

“可不是嘛。”子蔻没有察觉到什么,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所以说以前嫦乐姐姐就总是吃味儿,但是也没办法。公子对待辛夫人明显就与众不同,姐姐们都说只有和辛夫人在一起公子才最开心了。唉,他们本来是有婚约的该成亲的……真是可惜啊。”

顾零也说姬玉和辛然青梅竹马,感情一直非常好。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郎才女貌。她也是姬玉一路走来唯一留下的亲友。

对于这样一个人莫说嫉妒,便只是羡慕都有些不自量力了。

子蔻收拾好了东西坐在床上,开心地说辛夫人知道她们平时练琴辛苦,来了郦更是从不要她们演奏乐曲的,相当于她们有了一个一两个月的假期。

“乐器这东西呀,一天不练就会手生。阿止姐姐你还记得之前在别国的时候,我们几个天天都要合奏排练的。终于可以休息啦!”子蔻伸了个大懒腰开心地直蹬腿,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兴奋地拉住我的胳膊:“阿止姐姐你这是第一次见辛夫人吧,辛夫人一定会给你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的,我那支白玉笛子就是夫人第一次见我给的礼物!”

子蔻说辛夫人第一次见面总会给独特的礼物,之后再见每个姑娘就给一样的东西了。

我见她这么兴奋也跟着笑起来,说道:“这么好啊,那我期待着。”

“辛夫人会给你什么呢?该不会给你一盒琥珀棋子?”

“不知道啊。”

子蔻看了我一会儿,后知后觉地小声问道:“阿止姐姐你是不是不太开心?是因为公子吗?这一路上公子都没有叫你,你们为什么生气啊?”

见我笑笑不回答,子蔻似乎感觉到事态严重从床上站起来,一脸严肃地开始顺逻辑:“不对啊!公子生病那段时间你们还好好的……是因为公子把你送给成光君吗?但那是成光君的要求啊,而且公子不是舍不得又要你回来了嘛……是因为成光君对你很好所以姐姐不想回来吗?确实听说成光君很喜欢姐姐,可他去世了呀……”

子蔻嘟着嘴,她看着我似乎希望我给她一个答案。

我想了想,笑着摇摇头道:“都不是,其实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想他很快就不会介意了。”

子蔻看了我半晌,认真地问:“真的吗?”

“嗯嗯。”

“啊,那就好。我不想看公子不开心你也不开心的样子。”子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被她一脸天真的样子惹得笑起来,伸出手去摸摸她光滑的头发,她真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姑娘。

管家带我们在府里走了一圈指明了各个地方之后便让我们自由行动了,子蔻说厨房有准备点心要去拿,我便一个人回去竹溪居。走在花园里的鹅卵石路上,却见从前面的拐角处蹦出来一个粉色团子。

拿着风车的小姑娘抬着头好奇地看着我,正是辛然的女儿蓉蓉,也不知为何她的身边没有奶母也没有辛然。我正疑惑着小姑娘却突然明媚地笑起来,一溜烟地跑到我的脚边拽我的裙子,伸手道:“姐姐你抱我!”

便是小小年纪她已经长得非常好看了,水灵灵的大眼睛随了她的母亲,是浅棕色的。

我怔了怔,蹲下来对她说:“我……我不太会抱孩子……”

她却恍若未闻似的,见我蹲下来就一把抱住了我的脖子,嘴里还喊着:“姐姐你抱我飞呀!”

我当场僵住一动都不敢动,完全不知道怎么对待小孩子。

正僵持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笑声,抬眼看去却是辛然。她以袖掩唇眉眼弯弯,向我低头致意,然后对蓉蓉说:“你吓到姐姐了!快回来。”

蓉蓉仍然搂着我的脖子,一双眼睛恋恋不舍地看着我,嘟囔道:“姐姐怎么不抱我呀!”

但她还是听话地松开我,又一溜烟地跑回了辛然身边,大大方方地笑着看我。

辛然是个好姑娘!大家放宽心!

感谢在2020-02-2022:42:23~2020-02-2711:24: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意;乌乌;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玉狸奴;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