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绑架(1 / 1)

姬玉善用毒药又会奇门阵法,只要他能回来一切都好说。莫澜准备杀我之前说“至少要到晚上他们才能发现你,这时间足够了”,这说明他们准备在晚上之前动手,时间也不会太早。

我转头看了一眼日头,正是申时。

这个时间,有点不妙。

偏殿十分安静,门外有几个正在扫地的僧侣,见到我便向我行礼。我也微笑着回礼,走上前去敲偏殿的门,感觉到背后注意我的视线。他们应该看出来我不会武功才没有阻拦我。

开门的是南素,看见门外是我她有些惊讶眸光闪了闪,我回以微笑。

看样子她应该发现不对了。

从这里看去殿内只有南素,辛然和蓉蓉和几个诵经的僧人。南素侧过身让我进来,交错时我低声问她:“侍卫们呢?”

南素低声快速地回答:“说来话长,被支开了。”

辛然还在聚精会神地抄写佛经,一边蓉蓉已经趴在蒲团上睡着了。她们看起来很安逸,对这种危险的气氛毫无察觉。

大约是南素怕提醒她们会使她们慌张打草惊蛇,又不敢离开她们出去求援,正暗自焦灼着。

大殿的香火烟雾袅袅,四个僧人在佛像后目不斜视地敲木鱼诵经。我瞥了他们一眼,又看向南素,南素轻轻摇头。

屋外六人,屋内四人,个个是高手。南素她再厉害双拳也难敌四腿,更别说还有几个不会武功的累赘。

辛然正停笔揉着肩膀,回头看到我进来,有些惊讶地笑道:“阿止,你怎么来了?”

我便面色如常地走近辛然,行礼道:“聆裳姐姐见我清闲,便让我来看看夫人这里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辛然的目光落在沉睡的蓉蓉身上,她今日穿了白衣,窝在蒲团上如同一个雪团子。辛然不禁笑起来,小声说:“你看她又觉得无聊,睡得真香。她不懂这些,她太小了……或许以后都记不得她父亲了。”

我顺着她的话点点头,便说:“蓉小姐这样睡不舒服,我抱着她吧。”

辛然口中说着辛苦你了,便笑着又转过头拿起了笔继续抄写。

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发觉。

我走过去轻手轻脚地把蓉蓉抱起来,她睡得很香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软软地趴在我怀里。我抱了蓉蓉一会儿佯装手酸,便让南素来替我一会儿,把蓉蓉交给她时我低声说:“我给蓉蓉用了安神香,如果情况有变,你抱着她先逃。”

南素轻功极好,她打这十个人打不过,逃却是一定可以的。

听了我的话南素微微皱眉,目光在我和辛然之间流转,我微笑着拍拍她的肩膀。

——辛夫人就交给我。

南素犹豫着微微点头。

大殿的气氛十分微妙,除了一无所知放心抄写经文的辛然之外,所有人都不易察觉地紧绷着,两边都不敢轻举妄动,一时之间维持着暂时的和平。

若他们发难我们并没有招架之力,我只盼着姬玉快点回来,而那边的人似乎也渐渐失去耐心。突然有一位僧人放下手里的木鱼站起来,在香火烟雾中缓缓向跪坐在地上的辛然走去。我立刻几步上前把辛然拉起来,拉着不明就里的辛然后退几步与南素肩并肩。

辛然迷茫地看看南素和我,再看看殿里纷纷站起来的僧人,开始察觉出不对了。她捏紧了拳头面上却笑道:“师傅,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其中一个僧人道一声阿弥陀佛,平淡道:“怕是要委屈夫人和小姐一阵了。”

他话音刚落大殿的门就被踹开,屋外的那六个假僧人拿着刀鱼贯而入,和殿内的四个形成合围之势。辛然怔了怔就看向蓉蓉,面露惊慌之色,南素把蓉蓉抱得紧紧的低声对辛然说:“我一定保护好小姐,夫人放心。”

我和南素对视一眼,然后我转过头对辛然说:“夫人,你可信我?”

辛然眼睛颤抖着惊慌不安,但笃定道:“我信。”

南素看了看我再看了看辛然,点点头然后抬起脚踹向某个向我们走来的假僧人。那僧人堪堪避过却露出缝隙,南素趁机抱住蓉蓉穿过去,那边的几个人立刻上来围住南素,举着刀就砍过来。

辛然大喊一声“蓉蓉!”下意识地要冲上去却被我拉住了胳膊,只见南素的白色身影在刀光剑影中灵活地躲避,被虽然被砍伤几刀却也奋力冲出重围,脚尖一点便飞远了。

她的轻功果然是好。

殿内本来就有一半的人虎视眈眈地看着我和辛然,眼见着南素追不上了便立刻回来,把我和辛然团团围住。

辛然抓住我的袖子,整个人因为恐惧而颤抖。她应该从没看过这种场面,我安抚道:“南素武功很高,蓉蓉会没事的。”

但是目前的状况,我们是逃不了了。

到底是没能撑到姬玉回来。

假僧人勾住我们的脖子,带着刺激性气味的布蒙上我和辛然的口鼻。霎时间世界一片模糊昏暗,我钝钝地倒在地上,然后被套进了黑色的袋子里。

第二天清晨我被从袋子里放出来,刺眼的阳光让我眯起眼睛,又看到辛然也被从袋子里倒了出来,无力地跌坐在我旁边。

我们似乎是在一个山洞里,地面潮湿长了苔藓,洞口有若隐若现的光芒。此刻这里不仅仅是出现在偏殿周围的那十个人了,仔细数来有二十人。三个人站在我们周围,其他人在洞口守着。

此刻辛然发髻乱了衣服也一团脏污,整个人狼狈至极却显出羸弱的美丽来。看见辛然的美貌那几个男人眼睛都直了,有些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甚至伸出手去摸辛然的手,吓得辛然直往我身后躲。我立刻张开手臂护住她,那几个男人面露不耐之色,踹我一脚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胸口一阵疼痛却完全顾不上,脑子飞速运转着喊道:“我以为信野公这般君子,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绑架妇孺。如今却如此无礼侮辱辛夫人,是铁了心要和卫国结仇吗?”

山洞中的人闻言面面相觑,一阵静默之后有一人从洞口走来,走进了才看到他是偏殿中说话的那个假僧人,看样子是他们中的头儿。

他高深莫测地看我一眼,然后目光严厉地在我们身边那三个男人身上转了一圈,说道:“谁敢对辛夫人不敬,我第一个不留他。”

那几个男人便噤若寒蝉。

然后他蹲下来目光落在我身上,冷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莫澜。方才在袋子里听他们交谈时隐约听见“小姐”,“失踪”等话语,想来这个绑架计划应该出自莫澜大将军出身,军功卓著的父亲信野公。

吴国想要绑架辛然无非是用来威胁卫国不要借道给樊国,以掐断樊国的后方补给。辛夫人在卫国声望很高,若是民众知道她在吴国手上,定然民意沸腾给卫君施压。

面对男人锐利的眼神,我却只是笑笑:“我是姬玉公子的婢女,只是偶然听他提起过一点。”

男人便皱紧了眉,他拎起我衣襟道:“姬玉公子?他都说了些什么?”

“他说最近信野公动作不一般。”我平静答道。

男人将信将疑,一把把我丢在墙壁上,我重重地撞在墙上再掉下来,口中一阵血腥气。辛然赶紧跑过来扶住我,我听见那男人对其他人说道:“多派几个人,看住她们。”

我们只在这个山洞停留了片刻吃了一点东西,很快又被蒙上眼睛捆住手脚赶到马车上,一直轰隆隆前行到夜幕低垂才又被放开。

我们在一个山洞过夜,此时距离我们被绑架已经过去了一整天,他们带着我们从头到尾都在赶路。我和辛然面前生了一堆火,我们靠着墙壁慢慢吃他们给的饼,四个男人在不远处漫不经心地看着我们。

辛然已经慢慢镇定下来,她伸手在那火堆边烤火,看了看那些监视我们的人,低声说道:“郦更周围多山,济源寺西边为青洋山东边为丰南山,今天他们驾马车赶路路途不算颠簸,青洋山山势陡峭,能有这么好山路的应当是丰南山。”

作为姬玉的表妹,辛然果然也是细心机警之人,一旦镇定下来思路便很清晰。

我点点头,济源寺往丰南山走,他们这是稍微绕了个弯往吴国去么?选择这种路线大约是为了掩人耳目。

辛然她微微叹息一声,撩起额边一缕碎发,她向来是温柔大方的,虽然落难但也很快回复如常,她看向我道:“阿止,多谢你把蓉蓉救出去……如果蓉蓉也在这里,我真的不敢想象。”

我笑着摇摇头。

“不必言谢,这是应该的。”

“还有刚刚你保护了我还受了伤,真的感谢你。”

“那并非单纯地保护你。”我转过眼来看她,说道:“你是人质他们不会杀你,但是我无关紧要又是累赘,很可能被杀死丢弃。我要说出来我是姬玉的婢女而且很可能知道一些什么,显得有价值才能保命。”

辛然有些怔然地看着我,火光灼灼映在她浅色的眼睛里,也映着我平静的脸庞。她这般看了我一会儿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笑容里带了一丝俏皮。

“这下我知道为什么表哥会喜欢你了。”她语出惊人,说道:“之前你和他们对峙的时候,还有刚刚说的那些话真是很有魅力。”

近期不会再有便当啦~~这个事件是男女主关系转变的契机

他俩这性格好好谈恋爱时,也是酸甜夹半的。

(我表白绑架事件里的九九,她超帅!)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