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身边(1 / 1)

我只是让辛然帮我带一句话,她却什么都说了。山洞里和树上我们说过的每一句她几乎原原本本地复述给姬玉听,连同我跳下去之前嘱咐她的那些。有时候她忘了什么还会回头补充,非常详尽。

“……最后她跳下去之前,让我给你带话,这世间的所有都是短暂相会,与你相会不胜荣幸,恕她先行离去了。”辛然的描述在这里停止。

姬玉低眸听着辛然的话,手在袖子里握成一团,看不出情绪。

辛然说完了便有些担心地看着姬玉,问道:“所以……表哥你真的被试毒……你的手真的伤了吗?”

姬玉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辛然眸光闪烁着,半是愤怒半是难过道:“这么多年你怎么就什么都不说呢?连我也瞒着……”

“我觉得那些事情,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姬玉淡淡地应道。

辛然就噎住了,她仿佛不可思议般看着姬玉,然后似乎有些悲哀地笑起来。我想她终于在顾零之后见识了姬玉的决绝与界限分明,便是她是他最疼爱的女子,他仍不打算让她分担任何事情。

“怪不得阿止要我看着你,要你别再逞强了。”顿了顿,她叹道:“表哥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阿止一定也很心疼你。”

姬玉眸光闪了闪。他并没有执着于他的过去和我的嘱咐,而是问辛然我为什么会以命救她,似乎百思不得其解。

“我自认和她的交情没有深到以命相酬的地步。她杀人的时候干净利落,发现树裂的时候我甚至想她会不会杀了我。但是她救了我,救我之前说的全是关于你的事情。”辛然提着茶杯盖在茶杯边沿研磨着,说道:“我觉得她跳下去是因为你,因为喜欢你。或许在她眼里我对你很重要,所以为了保护我可以牺牲性命。”

姬玉闻言愣了愣,几乎是脱口而出的不可能。他说她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

后半句却没有说完。

我是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做这种蠢事,是吧?

辛然观察着姬玉的神色,她喟叹一声说道:“你不相信她,她也不相信你。我以前听说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你,这便是人间最美好的事情。怎么到了你们俩身上却变成了这样?”

姬玉沉默着没有回答,晨光安静地漫上他的衣襟漫上他的脸颊,丝缎的布料发出圆润的光芒,他抬眼的时候眸色被阳光照得一片浅金色,像是空空的琥珀珠子。

“我要等她醒过来,听她自己说。”他这样说着,又像是昨天笃定我挂在崖壁上那般,这一次是赌我会醒过来。

辛然说要亲自探望我,他们就一起回到了竹溪居,辛然还把蓉蓉也抱来了。病床上的那个姑娘脸色苍白容颜憔悴,这么远远看着比平时还要不好看几分,我想这个姑娘随便丢在人群里,很快就淹没不见了。

辛然坐在我的床头,她怀里的蓉蓉小声说道:“阿止姐姐睡着了。”

“这是你娘亲的救命恩人,蓉蓉,你跟姐姐说让她早点醒过来,表舅有话跟她说呢。”辛然温言对蓉蓉说道,蓉蓉不明所以,还是乖乖地伸出手来摸摸我的脸,煞有介事地认真道:“阿止姐姐,你早点醒过来,表舅在等你呢。”

说完,她又自作聪明地加上一句:“表舅很忙的,不要让他等太久。”

我忍不住笑起来,蓉蓉果然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孩子。但是整个房间里所有人都神情肃穆,只有我一个游魂在笑,这场面也很奇怪。我转过脸看着身侧的姬玉,他淡淡地看着病床上的“我”,没有笑似乎也没有非常悲伤。

从昨天到现在他都很奇怪,好像此时灵魂出窍的并非是病床上的我,而是一派翩然优雅的他。

有最好的大夫和夏菀聆裳她们照顾我,姬玉在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能做的。他很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那些在赵国时络绎不绝的信鸽如今也不断地落在了竹溪居。他的桌上放了许多那些信鸽带来的用密文书写的纸条,他坐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儿呆便开始看纸条,偶尔在白纸上抄录一些,我走过去看到他抄录的情报全是与信野公相关的。

又一个要承受姬玉怒火的人,信野公大约会死得很惨吧。

他拿起一张纸条,我下意识地出声提醒:“这张你刚刚抄过了。”

姬玉自然没有听见我这游魂的声音,不过他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愣了愣然后嘲讽地轻笑一声,看了那纸条片刻便点燃烧了。

他平时并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姬玉烧完那纸条似乎是困倦了,趴在桌子上像是休息,眼睛却没有闭上。他目光放空了一阵儿,突然轻笑着低声道:“装睡装到真睡着,真有你的。”

我怔了怔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

原来那时候他知道我在装睡。

我就这样身不由己地跟着姬玉,其实姬玉的一天很安静,从早到晚都在处理各种事情。情报,来沟通情况的禁军统领,甚至卫国君主也派了使者与姬玉商量应对绑架之事,一天下来可谓没有喘息的时机。他今天表现依然完美效率却不太好,思维也好动作也好都慢下来,连带着饭也吃得少了。

卫国物产丰富,厨房送来的一桌饭菜颜色鲜艳种类繁多,姬玉撑着下巴挑了几筷子,夹起一只虾左看右看好像硬是要看出美丑来似的,低低地说了一句:“亏你能想到那么多形容词。”

语气里有轻微的不忿。

他这是在说……当时我给沈白梧形容食物的事情?若不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我一眼,我真要怀疑他知道我就在他身边了。

姬玉又吃了几筷子便放下了,这食量与他平时相去甚远。

这忙碌的一天终于即将结束,姬玉准备休息了。或许是太过疲惫,他决定今天休息之前要——洗澡。

他对小厮说准备浴桶的时候我便呆立在当场,浴桶搬来注满热水之后姬玉便要他们退下。夏菀以前也跟我说过,姬玉洗浴的时候绝不要别人侍候的。

于是这个房间里就剩下了他,和他看不见的我。

姬玉开始解衣带,因为天气热他只穿了两件,我见那手指攥着丝质的衣带几下回转,紫色的外衣和里衣便从肩上滑落,露出他白皙如玉的肩膀,我方才从僵硬的状态中猝然惊醒,迅速转身捂住眼睛。

然后想着,为什么已经转身了还要多此一举地捂住眼睛。

我放下手掌,便听见身后有继续脱衣服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那些衣服就落在了床边的椅背上,余光里是一片深浅不一的紫。不一会儿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我呆立半晌只觉得一个游魂应该是没有心跳的,为何我现在却好像心跳如鼓。

我便如蜗牛般慢慢地回过头看去,姬玉背对我大半个身子没在浴桶中,只能看见他露出水面的肩膀和后背。我这才稍稍放松下来微微走近了些,却看见他白皙的后背上大片红色的伤疤,如同红了一片的枫叶林。

这样的伤疤沈白梧胳膊上也有类似的,不过比姬玉的面积小很多。他说是当年试毒的时候皮肤溃烂,最后留下来的疤痕。

姬玉身上的面积居然这么大,当时他该多疼啊。

有这么明显的伤疤,怪不得他不要别人侍候他洗澡。

我伸出手想去触碰他的后背,那手指却穿过了他的身体。我才迟迟想起来现在我什么都碰不了。

现在他看不见我,我突然生出了许多勇气,很想抱一抱他。

正在我出神之时姬玉沐浴完毕从浴桶中起身,我立刻低头后退。狭窄的视线里姬玉修长的腿一闪而过,留下一片淋漓水光,待我再次抬起头来他已经擦干身体穿上亵衣,去喊小厮收拾。

我方才长长松一口气,看着下人们一阵忙活之后离开,姬玉留了一盏灯便上床休息了。算来他已经三天没睡,刚刚又沐浴了一阵,应该马上就能睡着吧。

我这样想着便坐在了他的床头,看着他拥着被子闭上眼睛,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像是睡着了又像是没有睡。我百无聊赖地看看他,再看看窗外的明月,再看看那盏悠悠燃烧的烛台,不知道自己这个不速之客还要待上多久。

且不论是不是我的愿望,神明甚至已经给我机会看姬玉洗澡了,想来是十分完美,之后还会有什么别的事情么?

想到洗澡二字姬玉的身体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有些心烦意乱。正在这时姬玉的呼吸却开始紊乱,眼睫颤抖了片刻猝然睁开,整个人像是溺水一样大声喘气。

他又做噩梦了,不过这次他十分少见地醒了过来。

姬玉盯着天花板片刻,翻身起床披上外衣,推开门就出去。我踉跄地被拽着紧跟他,便看见他跑到了隔壁“我”休息的房间,径直推开房门进去。

夜色朦胧一片黑暗里他甚至没有先去点灯,而是直奔我的床边拉起我的手腕,捏着我的脉搏安静了一会儿人才松懈下来,喃喃道:“只是梦……”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