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生辰(1 / 1)

我和聆裳逛了一上午的集市,从玉器行出来之后聆裳还兴致勃勃地拉着我又逛了一会儿才意犹未尽地回到姬玉的宅子。进门前她手搭凉棚远远地看了眼院子,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噗嗤一声笑起来,拉着一头雾水的我进门说道:“来来来回家吃午饭啦。”

她把我一路带到花园的亭子里,按着我坐下来便笑嘻嘻地走了。我正迷茫着却见姬玉出现在亭子下的石阶上,月白色里衣绛紫色外衣,雪青色发带随发丝飘扬,他的身后背着以鸦青麻布包裹的琴。

他对着我的目光偏过头浅浅一笑,拾级而上。夏菀在他的身后端着一个食盒,随姬玉走上来之后将食盒放于石桌上便告退。

姬玉将琴放在一边,他把食盒打开里面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面,鸡汤做底放了各种菌菇和茯神、草果、木香等等香气扑鼻,食盒里还有一只白白胖胖的没剥壳的煮鸡蛋。

这熟悉的场景让我愣了愣,我说:“你……”

姬玉拿起了那只鸡蛋轻轻挨着我的额头,然后从我的额头一路滚下来,再放进我的手里:“生辰快乐,九九。”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地握着鸡蛋。这是我们先齐庆贺生辰的习俗,长寿面和鸡蛋。很久很久以前我的母亲就是这样给我过生辰的,她也会拿着一只鸡蛋从我的头顶滚下来,笑盈盈地说——我们九九要好好长大啊。

我太久没有过过生日,都忘记自己的生辰了。

“这是……小孩子过生日才这样的……”我喃喃说道。

姬玉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他把筷子给我放好说道:“你还没出嫁,你还是孩子。”

我怔怔地抬头看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姬玉见我这样突然轻轻掐了我的脸,笑道:“快吃面吧,不许咬断啊,我给你剥鸡蛋。”

他拿过我手里的鸡蛋剥起来,经过船上的一番历练他对这门手艺已经驾轻就熟了。

这碗面从头到尾只有一根,面条很韧汤调得也非常鲜美,隐约有一点柏木香气。我问道:“这面是不是你做的?”

姬玉的手顿了顿,然后他把剥好的鸡蛋放进我的面里,轻松道:“我试试看的,也不是很难嘛,之前你学做菜怎么那么困难?”

怪不得嫦乐拉着我东逛西逛不肯回来,原来是方便让他准备。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辰?”

“之前宋长均告诉我的。”姬玉以手支着下巴,笑道:“我想了很久,不知道应该送你什么。”

待我把他准备的东西都吃完之后,他掏出手绢擦擦我的嘴,然后解开琴上的鸦青色麻布。那张形状优美的桐木琴琴身上用朱砂刻了“醉生”二字,字迹桀骜不驯几乎要飞起来,确正合了醉生的意境。

这是姬玉的醉生琴。

我惊讶地看着他,而他轻轻一笑把我推到美人靠边坐下,将琴放于桌上。

“所以我想,我送你一首曲子吧。”

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略一停顿,便有叮咚清冽的声音流淌出来。明明是同一张琴,他的琴音和青矢的却完全不同,每一个音调仿佛都是活的,仿佛不是弹出来而是生长出来。

从他的琴里,从我的心里生长出来。

琴音并不快指法也不复杂,这可能是姬玉的手现在能负担的极限了。

曲调清冽和缓甚至于有一些冷淡,好像是一股冰山融雪的溪流在琴弦间流淌,但是却有隐隐约约的温柔。融雪虽然冷,但也已经是春日融化了的溪水。

姬玉勾勾手指,我蓦然从曲子中听见了一段《桃夭》的旋律,那旋律轻快地跳跃了一会儿又转到曲子原本的音律中,十分自然。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曲子恬淡地结束,姬玉止了琴音,他浅浅笑着问道:“听出来什么了?”

我抬眸看他,低声回答:“听出来……我。这首曲子描绘的是我吗?”

“是的,曲子叫做《酒卿》”姬玉微笑着举起手仿佛要为我猜中了而鼓掌,但手刚碰到一起他就轻轻地嘶了一声。

我立刻起身走到他身边,便看见他的手腕上不知何时插了一枚银针。姬玉把那银针拔了他的手立刻就开始细细地颤抖,他满不在乎地甩甩手腕,笑道:“幸好曲子慢,你要是个急性子,曲子急促起来我插跟针也不行。”

他总是习惯把所有事情都形容得云淡风轻。

我突然有点儿生气,我问道:“你干嘛要勉强自己?你不是从来不为别人写曲子吗?不是从来不改变风格吗?你不是再也不弹琴了吗?”

姬玉似乎被我这连珠炮似的问题噎了一下,他把我拉着坐下道:“怎么,寿星今天还要生气啊?”

“我没有勉强,这曲子还在我能负担的范围内。从前到现在我弹琴就没什么规矩全凭自己心意。不想为别人作曲一来是不喜欢他们指手画脚二来是他们不配,至于风格也是随心而来。如今我的心意就是想写一首你的曲子弹给你听,你这不是很喜欢吗?”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没有圆不回来的话,笃定地说我很喜欢这首曲子。

而说实话我也真的喜欢这首曲子,他为我生日的这一番布置我都很喜欢。

我叹息一声,承认道:“我值得你做这些吗?”

姬玉慵懒的目光渐渐沉淀下来,他仍然笑着神情却严肃了,他轻轻叹息一声然后拉住我的手,专注地看着我的眼睛。浅色的眸子仿佛浅浅的溪水,一眼就看到底。

“我发现你这人啊,有个很大的毛病。每次你感受到别人的好意之时第一反应是恐惧和怀疑,好像这世上没人应该善待你似的。”

“我一直在想,或许你从来不能拥有你想要的东西,后来就渐渐变得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想要了。可你果真是淡然吗?你大约只是不喜欢失望罢了。对于我也是这样,你明明很喜欢我但是却不肯信任我,也是因为害怕失望吧?”

我微微瑟缩了一下,低眸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被他握紧了。

“那又不是你的错,从前那些人忽视你亏待你,是那些人傲慢又无知。真正懂得你的人会知道你有多可贵。九九,你没有什么不值得的,你值得这世上的一切,值得被爱被珍惜被善待。你大可不必受宠若惊小心翼翼,这些都是你应得的。”他轻声笑起来,捧起我的脸直视他的眼睛。

“去找你之前我犹豫了很久,辛然说——若我还没有做好真心爱一个人的准备,就不要把你束缚在身边了。说实话我从前从来没有考虑过复仇完要做什么,在我看来这就是一场玉石俱焚,我的结局无非和天子一样。但是现在好像我看到了别的路,我愿意收敛脾气,显露真心,压制仇恨,学着好好爱你。”

我怔怔地看着他,心底传来一阵一阵剧烈的震颤,从我深深掩埋压抑的泥土中不屈不挠地传来,一刻不停地动摇我。

“在你之前我没有爱过别人。但是我若是恨一个人便永生也不放过,那么当我爱一个人的时候也应该不会轻易变心。所以你能不能稍微试着相信我一下?”他的声音温软,一双眼睛极专注地看着我。

姬玉向来不动声色就可以迷人心窍,哪里这么做小伏低过?

我怔忡半晌红着眼睛抱住了他的肩膀,却说不出话来。心中翻腾而上复杂而酸涩的情绪,满满当当地充盈了胸膛,似乎要顺着我的眼眶流下来。

我一直不敢相信。从小到大我一直告诉自己,没人喜欢你也没关系,没人对你好也没关系。他们都舍弃你你便也舍弃他们就好了,可是我却记了一个给我温暖的少年十四年。

我分明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希望有人能喜欢我对我好,真心地温柔地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上。就像期期那样,我一直那么地羡慕她,并不是因为她美丽多才,而是因为即便她什么都不做,也会得到那么多的爱。

而我现在即便得到了,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你真的爱我吗?”

“我爱你。”姬玉轻轻地,肯定地回答道。

这天晚上的时候他带我去宋都游玩,天边突然升腾起大片大片的烟花,此起彼伏成一片烂漫星海。游人们纷纷驻足惊叹,议论着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居然有这么多烟火。

姬玉笑着在人声鼎沸和烟花声中贴着我的耳朵道:“九九,生辰快乐,长命百岁。”

那绚烂的光芒在他的脸上明明灭灭,好看得让人沉醉。我心潮起伏间,凑到他耳边问道:“我不是个温柔热情的女子,我这么患得患失,总有比我好一万倍的女子喜欢你,你不会后悔吗?”

“你在说什么鬼话?”姬玉大声地回复道,在一片嘈杂声中有些失真,他揽过我的肩膀抱住我。我听见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比你好一万倍的女子?神仙菩萨吗?人世间绝不会有这种女子了。”

我怔了怔,忍不住笑出来。

我一直恐惧着若他知道我爱他,便会挥舞这柄利刃伤害我。但他如今却将自己的刀双手奉上,再向我袒露胸膛。他热烈地爱过他的亲人们,又分明因此受伤至深痛彻心扉,可他仍然愿意再爱我。

我原本失去了所有筹码上不了赌桌,他却将他的筹码塞给我,邀我下注。

我越过他的肩头看见天空中璀璨的烟花,慢慢伸出手去抱住了他的后背。

“好。”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不稳地慢慢地说:“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这辈子除了我的母亲和我自己之外,我唯一相信你。

便是飞蛾扑火,那我也试一次。

我今天写好结局啦!(不是这章完结!是我存稿子攒到结局了!)

八十章完结!我这两天再修修!

为了纪念我码好结局,我今天任性双更!(从来没有这么富裕过,我流下眼泪)

——————

以及为接档文做点小宣传《师母她善良又疼人【重生】》

女主财迷背锅侠,率真热情粗线条。

男主爹系男友双目失明,善良豁达。

即熙是有名的灾星,收钱降灾结果到处背锅,有一天背上了咒杀男主师父的锅。

男主雎安杀了女主,结果女主重生成了男主的师母。男主十分尊师重道,女主自居长辈混得风生水起。

百因必有果,你的师母就是我!

我要写欢快的甜文!双向暗恋全员助攻的那种!

写九九和姬玉的故事可憋死我了!

是预收文求收藏,hhhh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