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未来(1 / 1)

一双手从我的身后伸出来揽过我的肩膀,柏木香气弥漫开来。姬玉把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慵懒道:“你在干什么啊?”

近来我已经越发习惯他的缠人了,淡然笑道:“看账本呀。”

那些以密文记载的册页在我手中翻来翻去,我一边看一边问道:“宋国使者走了?”

“嗯,刚走。”

“宋王还是想让你参与谋划?”

“他见过我怎么帮他父王的,自然是想让我参与了。厉琰此人是个心狠手辣的野心家,连自己父亲都敢杀,我还是不要搅和他的事为好。”

姬玉说着就伸出手摁住我的账本不让我再翻,我便顺着他的心意合上账目转身来看他。

自从我生辰那日之后,他在我面前几乎完全显露了本性,是优雅也没有了仪态也没有了,懒懒散散甚至于任性。可我慢慢习惯之后,就更加喜欢他这样。

他手肘撑在桌子上支着下颌,认真问道:“你以后想怎样生活?”

我想了想答道:“嗯……最好是住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吃喝不愁闲适自在。夏有凉风冬赏雪,过安安稳稳的日子。”

姬玉眯起眼睛,按这几天的经验来说,他这是不高兴了。

“……你觉得不妥?”我于是问道。

“听起来真不错,就是没有我。”姬玉皮笑肉不笑。

“……”

姬玉那边气哼哼地站起身来作势要走,我赶忙伸手去拽住他的袖子,他悠悠转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似乎在等我说些什么。

这种情形,我是不是该哄哄他?

我自知理亏这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补救,我一向不太会哄人。于是我攥着他的袖子无声地摇了摇,看着他的眼睛默默求饶。

姬玉看了我半晌,哼了一声又坐下来,说道:“知道错了,就重说一次。”

我得了他递过来的台阶便马上走下来,复述了一遍刚刚的愿景主语全用的我们,姬玉这才稍稍满意。

我见危机解除,便问他以后想要怎么生活。

姬玉划拉着桌面的手指顿了顿,他笑着摇摇头:“我以前从没想过复仇完了要做什么。如今你在我的生活里就好,既然我还没有愿望就先完成你的愿望吧。”

我皱皱眉刚想说什么,姬玉就抢先打断:“不勉强不违心你值得我乐意,你还想问什么?”

“……”

“所以说你这个毛病得好好改改,每天默念三遍——姬玉就该对我好,他不对我好我就掐死他。”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我被他这句话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来他把我的反应摸得相当清楚了。见我笑起来他也跟着笑,掐掐我的脸说着我笑起来好看极了要我多笑笑,说着说着他想起来什么,起身从书架上跳出一幅卷轴。

我一眼便看出那是他给我画的画像,画了三天就因为绑架事件终止了,他把这画像也带到了宋国啊。姬玉把那卷轴递给我,说道:“打开看看。”

我接过展开,荷叶荷花之间坐着一个天青色衣裙的姑娘,她挽着高髻发间一支白玉簪子,眼角微微下垂带着隐约的笑意,明明是平凡的容颜却有种透出纸面的鲜活灵气,画画的人一定很用心。

这个人对于画师来说,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

我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只觉得心底有阵阵暖意。我第一次觉得期期那满屋子的画像完全没什么稀奇,我的这幅可以抵过千百幅。

“只有三天而已,你画得真好。”我看着姬玉由衷地说道。

姬玉勾勾唇角坐在我身边,悠然道:“其实两天就画好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当然是……”姬玉眼神有点飘忽,但语气十分理直气壮:“当然是因为那时候我还生你的气。”

也是,当时我们可以说是在冷战。若不是因为画像这件事大约都没有理由见面,而且这幅画一看就能看出来画师的心思,当时他定然不愿意拿给我看的。说不定还打算偷偷藏起来呢。

我看着姬玉这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我说道:“你要是早点把这幅画拿出来,我大约早就相信你爱我了。”

或许是我表现出来得意的神情,姬玉看了我一会儿趴在桌子上叹息道:“我怎么就什么都跟你说了呢,看来以后要任你拿捏了。”

“姬玉就该对我好,他不对我好我就掐死他。”我谨记他的教导现学现卖。

姬玉瞪大了眼睛,然后无奈地和我笑成一团。

我也趴在桌子上与他对视,笑意慢慢沉淀下去之后我轻声说:“姬玉……姬泊言……泊言,我有时候会有点害怕,这样太幸福了。”

姬玉目光灼灼地看了我半天,伸出手刮刮我的鼻子:“瞧你那没见识的样子。”

“……”

“这叫什么幸福?等安定下来之后,你嫁给我做我的夫人好不好?”

我愣了愣,然后轻轻笑起来,牵着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我是不是第一个说要娶你的人?”姬玉眉眼弯弯地笃定道。

“……”我的笑容就有点僵硬。

这点僵硬果然逃不过姬玉的眼睛,他微微皱起眉头,露出山雨欲来的微笑道:“之前有谁说过要娶你?”

我不知当不当讲,觉得最好保持沉默。但是姬玉是何许人也,无师自通地咬牙切齿道:“沈、白、梧?”

我只能默认了。

“要是他能活下来,他要娶你你嫁不嫁?”他抛出了这个致命的问题。

说实话按当时的情形,我真的可能会嫁给他……虽然我对他并没有爱情,但是他可以给我安稳的生活。可是今非昔比,我决定相信姬玉自然就不会再想嫁给别人。

在我思考的当口姬玉腾得站起来,无视我的呼喊声气呼呼地走了。走到门口还回头跟我说:“你不用掐死我,直接气死我得了。”

说完不听我的回答就头也不回地就大步流星地走出房门。

我在原地愣了半晌,一时间哭笑不得。他早先就看不惯我对沈白梧好,不过因为面子的原因不肯表露,现在这醋性倒是越来越大了。

姬泊言可比姬玉难伺候多了。

这一次我磕磕绊绊地哄了姬玉好久,好说歹说直到我把定做的玉带钩拿来送给他,姬玉才面色稍霁。他拿着那玉带钩端详了半天,确认这确实是极好的玉,感叹道居然能看到回头钱然后便随身佩戴着,方才勉勉强强地原谅了我那时的迟疑。

日子长了我总感觉姬玉实际上脾气不太好,可是不忍心对我发脾气,总是气一会儿就给我台阶下要我去哄他了。

他这样子可真是新鲜,谁能想到温文尔雅笑里藏刀的姬玉会这样呢?

只有我能看见的这个姬玉真是可爱。

宋国的事情姬玉撇得差不多了,就开始着手安排以后的生活,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姑娘们的安排。

他跟姑娘们说了要退隐的想法,姑娘们一贯支持他这次纷纷表示还要继续跟随他。夏菀是从小侍奉姬玉的,碧渃是她的幼妹,墨潇南素都是孤儿,她们都无处可去。姬玉表示会带她们一起走,把她们当妹妹看待,待她们愿意的时候备一份厚厚的嫁妆让她们嫁人。

而对于莱樱和聆裳,姬玉把她们俩叫过来聊了许久。聆裳的父亲韩伯还健在,而莱樱一直与聆裳关系很好,姬玉打算把他的财产都赠予她们。

“韩家人为我经营的产业以后都归他们自己,剩下的那些就送给你和莱樱经营。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嫁人过相夫教子的日子,有这些产业你们一辈子就吃喝不愁了,聆裳你想回你父亲身边侍奉也无碍,莱樱又喜欢理账经营,倒是非常好。”姬玉语气轻松,这般三言两语,就将自己富可敌国的财产送了出去。

莱樱和聆裳都愣住了,她们第一反应都是拒绝,两个人都跪在地上请姬玉允许她们继续侍奉。

“世间的一切都是短暂相会,聆裳,莱樱,你们的日子还长着。去过你们的生活吧。”姬玉笑着将她们一一扶起。

聆裳和莱樱都红了眼睛,莱樱问道:“可是公子你把钱都给了我们,你怎么办呢?”

“我那些钱都是怎么来的?钱还可以再挣,你们无需怀疑我经商的能力吧。”

姬玉好好地将她们安抚了很久,语气温和态度却坚决。最后莱樱和聆裳终于含泪跪谢,接受了这份大礼。

最后姬玉还打算安排一场“死亡”,他这十年树敌太多风头太胜,如今急流勇退了难保没有人想要陷害或者骚扰他。最好这位名满天下的“姬玉公子”突然逝世,便再无人去寻找他。

做完所有设计规划用了七天的时间,姬玉休息的时候靠在我的身上,阳光灿烂地落在他的鼻翼脸颊,他闭着眼睛轻声说:“好累啊,这大概是我做的最后一个局了。”

“要不要我帮你?”

“不要。”他干脆利落地拒绝,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看着太阳,眼里澄澈的糖稀色温暖如秋日。

“都十一年了,居然就要这么结束了吗?”

十一年,不断地失去黑暗痛苦痛恨复仇的十一年,一条鲜血淋漓的窄路走到今天,突然面前出现了一条洒满阳光的大路。

他低低地笑起来,意义不明地说了一句:“这么便宜我的吗?”

那天的阳光很好,空气很干净,他靠着我的身体很温暖。我沉迷在这种幸福和温暖里,并没有仔细思考他为什么有这样隐隐约约的忧虑。

直到很久以后,姬玉倒在我怀里流了很多的血却仍然笑着说——我就说,我怎么配得上这样全身而退的好结局。

十一年鲜血淋漓的窄路,并没有就此结束,它继续于一个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的人身上。

新任周天子,姬央。

朋友们你们能看到第72章吗?我明明已经更新了为什么目录页看不到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