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晕倒(1 / 1)

我们坐上马车逃走的时候姬玉的状态已经不太好了,他又吐了几次血,神志有些模糊不清。碧渃匆匆给他诊了脉,只是觉得他很虚弱却查不出原因。

姬玉靠在我的肩膀上衣襟沾满了血迹,他无力地摆了摆手,说道:“是阵法反噬……没有什么药靠我自己撑。”

我低声问他:“为什么?”

阵法启动的时候我就想问他祭了什么,那时他嘘声叫我不要问,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以自己为祭。那么自私而聪明的人,把各路王公贵族耍得团团转的人,惯于利用别人的人,怎么会想到牺牲自己呢

姬玉轻声笑起来,淡淡地说:“既然要退隐,自然不能……再走以前的老路。我可是……很认真的。”

我闻言攥紧了他的手,他便把头埋在我的肩窝里慢慢说道:“解药的药方,在你的玉佩里,中间是空的……打开有个字条。”

腰间那枚玉佩泛着温润的光芒,我这段时间一直戴着它。这是在樊国姬玉第一次送我的礼物,我曾经当了换盘缠又被他给赎回来了。

……从一开始,他就把解药给我了?

我突然有些迷惑,姬玉的善恶像是矛盾的,却又模糊成一片。

他虚虚地抱住我的肩膀,埋在我脖颈处的声音闷闷的,只有我们两个能听清。

“这局面我能猜到的……你还记得我说,我从没想过复仇完要做什么……因为我最初的设想就是和天子同归于尽。我早已经为了报仇变成和他一样的恶人……那凭什么他要国破家亡而死,我却能安然无恙呢?”

“我知道是我一直执着于你,若你没有我也可以活得很好,当初如果嫁给沈白梧你也会很幸福。如果我撑不过去,你就……”

他没能继续说下去,因为我推开他打了他一巴掌,墨潇差点跳起来被夏菀拉了下去。

姬玉懵懵地看着我,我抓住姬玉染血的衣襟,声音颤抖地说道:“是你要我相信你的,你不能骗我。”

“你……”

“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你要撑过去。”

我看见自己的泪落在他的衣服上,跟着血迹一起蔓延成深色的花朵。

姬玉眨了眨眼睛,阳光透过马车没有盖严实的窗户落在他的脸上,只是一道竖着的光亮,光亮中他琥珀色的眼睛如同浅浅的花雕酒。

他低声道:“你说实话,没有我你能好好生活吗?”

所有的一切,一切逃离纠结没有他的日子纷至沓来,曾经有那么多次我试图离开过没有他的生活,都是他硬生生把我拽回来。

可是我摇摇头,我说:“不能。”

我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姬玉又吐出一口血来,在眼神涣散前他抱住我说——好的,那我为你活着。

一个月后,宋国樊国交界处的边陲小镇。

我叠好被褥推开房门沿着走廊里的台阶拾级而下,路过的小厮端着水盆向我行礼。我在这间客栈里住了三天,小厮已经和我混了个脸熟,他见我想要下楼就拉过我轻声说:“叶夫人还是别下去了,来了一群苗疆的怪人,下去惹晦气。”

我露出惊讶神色道:“苗疆怪人?做什么的?”

小厮竖起手掌搭在嘴边,神神秘秘地说:“赶尸人啊,阴森森的。苗疆这些东西最邪性,那些巡逻的官兵都绕着他们走。哎呀你看那些官兵先前是搜城,现在又在外面到处巡逻,他们要抓的人什么时候能抓到啊?”

我偏过头,浅浅一笑:“说的是啊。”

纵然小厮好意提醒我我还是要下楼吃早饭的,一到大堂里便看见五六个头戴斗笠黑纱全身黑衣的人乌压压地站在柜台前和掌柜的讨价还价,似乎是他们出价很高,贪财的掌柜的终于答应让他们住一晚,但也仅仅是一晚。

我看了这些人一眼,便眼观鼻鼻观心吃我的早饭了。

待夜深之时众人睡去,一片万籁俱寂中有人敲我的房间,我打开门便看见那苗疆的黑衣男人。他生得极其魁梧雄壮,一言不发地走进来房间里来解开他戴的面纱斗笠,再脱去宽大的袍子,原来他其实是个瘦削的男人,之所以看起来魁梧是因为他背上还背着一个男人。

他把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解开放在我的床上,我低声道谢。

苗疆人笑道:“果然官军只是草草看了两眼,没发现问题。夫人不必言谢,之前承蒙您相助我们才捡回性命,区区小事。”

他说明日他们便要启程回去苗疆,提前与我道别了。我便应下,再三言谢。

男人又悄无声息地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坐在床边看着那个面色苍白不省人事的俊美男子,那是已经昏迷了一个月的姬玉。

当日我们逃离宋都之后不久,姬玉就受阵法反噬吐血不止最后晕倒,碧渃说不知道他还有多久才能醒来。

姬央已经将韩氏灭族和姬玉的渊源昭告天下,掌握姬玉暗产的韩家人多半都像聆裳一样愤怒,曾经他的眼线们一瞬变成了仇人。暗产不能去明面上的产业一定会被查,现在姬玉可谓是砧板上的肥肉,哪个国家都想来分一刀,我们只能暗暗逃亡。

若是落在别的国主手里倒还好,厉琰心狠手辣又深知姬玉的能力,他若抓住了姬玉为防止他逃跑,大概会不客气地让姬玉“失去逃跑能力”,所以当时姬玉才用这种代价巨大的方式离开。

不过目前看来,这个代价是我在负担。

我拿着湿毛巾擦擦床上面色苍白的人的脸,俯身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一个月了,你该醒了。”

他无声无息地合着眼睛,烛火昏暗的光芒在他的脸上跳跃。姬玉总是神采奕奕意气风发的,生了病也气势凌人,怎么会这样安静虚弱地睡着,好像稍稍用劲一捏就碎了。

我洗漱过后躺在床上,挪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望着他安静的睡颜慢慢地说最近发生的事。

姬央以原本燕国的领土为诱饵,引得各国追逐姬玉,同时也让宋国暂时不敢攻打周以免招致别国敌对。如今姬玉失踪一个月,我让南素潜入王宫中找到期期,让期期劝说厉琰早日攻打周以免别国抓到姬玉,局势复杂化。

另一方面我请夏菀去找辛然,让辛然放出风声说姬玉其实已经被周天子抓住了,周天子开出这样丰厚的报酬全是假的,是为了防止被宋国攻打。辛然的娘家人都在洛邑,她说话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最后我让莱樱去找已经嫁给赵王的嫦乐,请她煽动赵王趁乱从背后侵吞周的领土。

原本我是和墨潇一起带着姬玉逃亡的,前些日子遇到了巡查墨潇引开官兵之后就与我们走散了。我和那些苗疆人同行帮了他们一些忙,他们便答应帮我把姬玉带进这座城里。

“这一个月真是不得安宁,不过就各方面的来信来说,局面已经开始乱了。只要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没人能抓住你,必定有国按捺不住攻周,姬央守不住国土兑现不了承诺,矛盾自解。”

我轻轻摩挲着姬玉的手指,把该汇报的正事都说了一遍,仔细想想看也没有什么疏漏了。

月亮慢慢地落下去,天边慢慢地浮现出亮色,虫鸣鸟叫一派清越的声音,太阳要升起来了。我定定地望着姬玉,小声说:“我有好好地保护你,你也得好好活着。”

最艰难的时候我不禁怀疑,他之前对我的好是不是就是为了骗我这时候拼尽全力地保护他。

但是转念一想,便是他对我没那么好,不说喜欢我,我也会拼尽全力保护他的。

有什么办法呢,我对姬玉向来是毫无办法的。他要是想骗我我哪里有还手的余地——这不就是我以前不肯承认喜欢他的原因么。

“你说你原本就是该死的恶人,我也这么觉得,你把这种局面丢给我我应该掐死你。”我轻声地平淡地说着,他自然是毫无声息地躺着并不应答。

我看了他半晌,叹息一声亲吻他的脸颊。

“醒过来让我骂你一顿吧,我还从来没有骂过人呢,泊言。”

这座镇子上的日子很安定,因为是宋国和樊国交界处平时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大家对我这样的陌生人习以为常,我来之前官兵已经搜过这座镇子继续向下一个了,通缉的画像只有姬玉的,我这样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人自然很少遭到怀疑。

我就将姬玉藏在了我的房间里,一边观察官军风向一边等他醒过来。碧渃说要时常跟他说说话,说不定他能快点醒过来,所以我总是有事没事就和他说话。

我从前不知道我居然这么能说话。

“我在想,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性格就算非常喜欢你,离开了你也能波澜不惊地好好生活?”

午休时刻街上很安静,我躺在他身侧想着今天的话题是什么。想来想去想到了他晕倒前说没了他我也能好好生活。

“我以前也是这么觉得的,你上次问我的时候我才发觉,其实不是。”

那种“生活”就像是一个气泡,包裹着虚无的空气。

这个世界上尽是与我不在意的人我不在意的事,我为了保护自己免受伤害于是和这个世界保持距离,于是这个世界也和我保持距离。我无法像我遇见的那些人一样平凡地快乐,融入日常的幸福中。

刺破了这个泡沫,我才发现落下淋漓的水滴都是你。

曾经是我惦念的阿夭,后来是我深爱的姬玉。唯有你是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

我轻轻地说着,然后蜷缩着身体靠在他的怀里,慢慢地说:“你快醒来吧,我要撑不下去了。”

他胸膛里一向安稳的心跳声,突然有了些许错乱。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