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三个死者(1 / 1)

“六点??我的闹钟呢??”秦安刚睁开眼看到墙上的挂钟,马上跳了起来,他快迟到了,“你这是怎么了?”

他这才看到漂浮在半空中,血雾四逸的离夏,正气鼓鼓盯着他。

“你果然在外面有别的灵了是吗?起床第一时间看的时间都不是我了!”

????

“什么灵?”秦安的脑子一下子短路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离夏没有说一句话,而是将手机抛了过来,上面有几十个来自7777777的未接电话,还有短信。

“你逃不掉的!我一定会杀了你!”

“死!死!死!”

还真的钓到鱼了!

秦安先是一喜,然后又头痛起来,他知道离夏很明显又脑补了什么见鬼的电视剧剧情,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哄得好了。

“与其你被其他灵抢走,不如先让我把你杀了,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离夏双手捧起秦安的脸,血雾化成血管,将两人紧紧束缚在一起。

秦安不仅没有躲避,反而轻轻抚上离夏的腰,深情道:“我们现在还没有彻底同化完成,我现在要是死了的话,你的负面情绪会瞬间将我吞噬殆尽,如果你只是想要我的空壳的话......”

离夏闻言陷入挣扎中,许久之后才压抑住双眸里沸腾的血海,遍布在秦安身上的血管重新消失不见。

“这个灵是我给你准备的点心,不信的话晚点可以让它过来当面对质。”秦安紧紧牵住离夏的手,两人的灵魂早就因为契约深深捆绑在一起,真话假话是完全瞒不过她的,“现在我们要先赶紧去挣钱,不然又没饭吃了。”

离夏重重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融入他的体内。

秦安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号码,默默在心底记上一笔。

开阳区,夜半鬼屋前。

“张敬富,你找的那个兼职真的会来吗?都迟到十分钟了。”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十分文静的女生对旁边的胖子不满道。

“应该会吧,现在再找人也来不及了,只能再等等。”张敬富擦擦额头上的汗,脸上的肥肉将他的眼睛挤得剩下一条缝,“我们真的要拍这个视频吗?这件事真的很邪门。”

“哼,越邪门不是越能吸引关注,吸引更多流量吗?”一直在摆弄拍摄器材的瘦弱黄毛抬头不屑道:“现在各种灵异事件频繁出现,我们要趁这个机会抢先占据主动,不然后面所有人都来做这个题材,我们就没有优势了。”

“再说我们之前已经做过数个类似的题材,也没见过什么灵体索命。”

黄毛说的有道理,但张敬富的内心还是忍不住的犯嘀咕。

“好像来了。”不停关注周边情况的女生看到马路对面有个拿着绣花伞的男子正在向她们跑过来,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垂到眼睛的刘海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郁。

“实在不好意思,出门的时候老婆闹了点小脾气。”秦安不好意思地笑道,不断道歉,毕竟是他理亏在先,要是客户生气扣他工资就麻烦了。

张敬富连忙摆手,他还害怕这个兼职被吓跑了呢,“没事,介绍一下,这个是陈莉,那个就叫他黄毛就行了。”

双方经过简单介绍之后,秦安也了解了他们的情况。

这三个小年轻是大学里面的灵异研究社的,目前在自己创业做自媒体,所以要过来抢占第一手资料。

“老哥怎么拿着把这么娘炮的伞?不会是你老婆的吧?”黄毛把手伸向绣花伞,被秦安不着痕迹的躲掉。

“她担心要下雨,老是要我带着。”秦安虽然抬着一大箱东西,却丝毫不显费力。

黄毛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空,嘀咕道:“奇奇怪怪的。”

远处陈莉和鬼屋老板的交涉似乎出了问题,老板不耐烦地挥手让她离开。

“老板不同意拍摄,那件事出来后鬼屋就没什么生意了,他担心会把剩下的一点客人都吓跑。”陈莉小跑回来,满脸郁闷,要是老板不同意的话这个计划就宣告破产了。

张敬富擦着流不尽的汗,发出沉闷的声音道:“加钱试试看。”

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主,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是事。

“没用,我都翻了三倍了。”

“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赶紧离开,不要给我找事!”鬼屋老板上来撵人,瞪着眼睛,本来生意一落千丈就已经够让他心烦的了。

没想到这三个学生做事这么不靠谱,居然没用提前和老板沟通好。

秦安心里暗暗吐槽,嘴上说的话却不一样,他可不能让这份难得的兼职就凭空飞了,于是开口帮忙道:“老板,我们可是来帮你拉拢生意的,你要是把我们赶走可不要后悔。”

“你们要把我的鬼屋弄成真的闹鬼还说帮我拉拢生意?”鬼屋老板拳头都攥紧了,恨不得直接来两拳解解气。

“老板,你还是太年轻了,你想想一间房子要是死了人,那估计就没什么人愿意接手。”秦安不紧不慢地分析道:“但要是一间房子真的闹鬼,估计要被抢破头,到时卖门票给人进去参观都够每个月的分期了。”

“而且你现在也没多少生意了,再差能差到哪里去呢?”

四人听到这番话都齐齐低下头思索起来,好像真的是这么个道理。

老板想通之后,脸上的愤怒快速换成春风拂面的笑容,让开身子请他们进去。

“门票方面?”

“哎哟,大家都是自己人,谈钱多伤感情,我们肯定全力配合你们拍摄。”老板一摆手,十分豪气。

“厉害。”陈莉悄悄竖起大拇指,对秦安迟到的怒气也烟消云散。

秦安咧了咧嘴,要不是担心拍摄进行不下去拿不到工资,他也不想出这个头。

陈莉三人在鬼屋的大厅里做拍摄的准备工作,老板还贴心的送来茶水和小糖果,因为秦安不懂这些东西,也帮不上忙,就揣了一把糖果四处闲逛起来。

鬼屋很大,占地足足有2000平,但是只有一个校园主题,里面融合了三十多个小故事,处处都有惊吓点,可谓惊喜满满,平日里还有真人NPC扮演,但这次为了配合陈莉等人的拍摄也就不再安排NPC了。

“大家好,我是陈莉,又到了我们的真实灵异见闻时间,相信大家对于最近沸沸扬扬的遮眼事件应该都有所耳闻吧?我们现在就在第三位死者沈长林工作和自杀的地方,夜半鬼屋,现在我们就带大家来一探究竟......”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陈莉看起来文文静静,但是一进入镜头立马就换了一个人,言语间充满着感情,很容易就调起观众的情绪。

“老板,沈长林死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陈莉将话筒举动鬼屋老板面前。

老板则显得有些不自然,估计是第一次上镜,深咳了一下才道:“好像也没什么异常,就是变得很没精神,就像整天没睡够一样,不过工作状态倒是不错。”

“他是扮演厉鬼追逐客人的嘛,有几次还把大男人都吓得嗷嗷直哭,说他就和真的鬼一样。”

“对了,他说要请假去看看心理医生,老是能看到个双手捂着眼睛的东西,无论在哪里都能看到,就算闭上眼睛也能看到。”

“这不是胡说八道吗?闭上眼睛哪里还能看到东西!所以我就没给他批假。”老板心有余悸道,从沈长林的死状来看恐怕不是胡说八道,他现在就算后悔也没用了,“后面你们也知道了,在追逐客人的时候,突然发疯跑到鬼屋里面用道具上吊了。”

“这些是沈长林生前的私人用品,他的家人也没来拿,我们准备丢掉了。”老板搬出一个没用封起来的纸皮箱。

黄毛忙把镜头对准纸皮箱,秦安也凑上前去看着张敬富一件件把东西拿出来。

都是些日常用品,像水杯,可以更换的衣服鞋子,照片,还有小零食等等。

但是秦安都没有在上面感觉到愿力的存在,灵体接触过就必定会留下愿力。

不过这张沈长林的单人照倒是让他多看几眼,因为下面标注着拍摄于阳光相馆,他记得那个老太收养的孤儿也有一张同样在阳光相馆拍摄的照片。

脑海中又浮现出林欢眼里那层薄雾和手里提着的阳光相馆的袋子。

看来有必要也去拍张照片了,秦安暗暗想到。

我的老婆有点强章节列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