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死能手(1 / 1)

墙壁另外一边听着张敬富的啜泣声,陷入死一边的寂静中,秦安三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想到鬼屋老板还玩了这一手。

照常理来说会被分开的,应该是单独去按转角手印的人才对。

“我说,我也不知道会这样的,你们信吗?”秦安挠了挠头,他虽然感知到张敬富撞见灵体,但现在还没有危险,也就不急着救人,毕竟他的目标是有可能隐藏在鬼屋深处的大鱼。

陈莉觉得自己的眉心隐隐作痛,只能希望张敬富不要被吓出个好歹,“胖子,你也继续前进,后面肯定还会碰到的!”

“我们先继续往下走吧。”黄毛提议道,除此之外好像也确实没有其他办法了。

转角另外一边依旧是一条走廊,不过相比前面的部分,后半段的墙壁布满血手印和涂鸦,阴暗处有几个黑色的人影,叽叽喳喳的窃窃私语声充斥整片空间,让人觉得十分不适。

就连一向平静的陈莉也不由得放慢脚步,小心翼翼起来,毕竟他们已经见识过老板的恶趣味了,总是能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给他们惊喜。

黄毛突然脸色苍白的停下脚步,将镜头对准几个黑色人影,“刚刚那几个影子是不是动了?”

“灯光晃动的原因吧。”陈莉走上前摸了一下,除了入手冰凉外,没有任何异常,“不要像胖子一样大惊小怪的。”

“明白了。”黄毛抢先推开右边的门,在陈莉面前丢了面子让他觉得倍感懊恼。

随着两人进入,秦安才探头打量起来,这是个宿舍的场景,四张已经生锈的上下床整整齐齐摆在两边,床上的被褥圆鼓鼓的,好像都躺着人,

床铺中间只留下一条狭窄的走道可以过人,一条尾端绑成圆圈的麻绳从天花板垂落下来,正在轻微晃动。

“之前听老板说过,沈长林上吊自杀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秦安提醒道,他的手已经摸上了麻绳,期待上面有残存的愿力,可以让他见到某些死前的场景,但上面却意外的干净。

“这件事无论是什么东西干的,都不是一般的狡猾。”离夏平淡的声音响起,因为一般人死去的时候会产生强烈的情绪,从而产生愿力,当产生的愿力达到一定程度才会诞生灵体。

而遮眼事件中的亲历者几乎都没有留下痕迹。

还在思索的秦安突然感觉到一股恶寒,扭头一看,教室里的熊娃娃正趴在窗户的玻璃上,脸上带着莫名的笑容,举着明晃晃的尖刀。

察觉到秦安的视线,熊娃娃的嘴角似乎咧得更开了。

挑衅?

秦安眉头一挑,还没来得及做出更多的动作,就已经有一道身影抢先上前。

黄毛抢先一步,他一把将熊娃娃提起,夺下手里的尖刀,不满道:“这老板心是真的大,敢在场景里面放一把真刀,也不怕出事。”

“就是这个惊吓点有点小儿科了,基本上看过几部恐怖片都知道后续会怎么发展,鬼屋老板还是在阳台预先摆放了差不多一样的熊娃娃。”

秦安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啥,最后指着床旁边的衣柜真诚建议道:“老板,我建议你还是把它绑起来丢进柜子里锁住,然后赶紧跑吧。”

嗤!黄毛发出不屑的声音,淡定瞟了秦安一眼,随手将熊娃娃丢进衣柜中就没再管它,而熊娃娃也在柜门关上的刹那,用怨毒的独眼狠狠瞪着秦安。

这东西好像把我也恨上了。

秦安眨巴眨巴眼睛,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该开始重头戏了。”陈莉把一张桌子摆在麻绳的正下方,对黄毛说道。

黄毛恍然大悟地从秦安一直搬着的纸箱中不断往外拿东西,一个碗,一袋米,一个镜子,一个纸人以及三根香。

“关于遮眼死者的死因一直众说纷纭,很多人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现在我们将通过一个游戏,看看能不能把沈长林给叫回来。”陈莉一边摆东西,一边解说。

“老板,你们这是?”

“闭嘴,到旁边一点,不要入镜。”黄毛将秦安扒拉到一边,看着陈莉将米倒入碗中,再插入三根香和纸人,摆在镜子前。

随着烟雾撩撩升起,陈莉也端坐在镜子前,拿出筷子不停敲击着碗边,敲击声传出宿舍,在走廊不断回荡。

外面的窃窃私语声似乎大了起来,开始有人影晃荡。

啪!

镜面裂出几条缝,黄毛将一个黑色的遥控器藏入兜里,咧着嘴笑道:“要引得关注肯定要用点小手段。”

“怎么样,这个镜子的小机关是不是巧夺天工,惊为天人?”

秦安看着不断进入宿舍的人影,和一张张苍白的脸庞,笑着悄悄往后迈了几步,竖起大拇指由衷发出赞叹:“牛逼!”

一堆虚幻的人影将两人围在中间,低垂着头,围观陈莉二人的游戏。

“怎么样?这么一大堆搞得定吗?”秦安从容不迫地往嘴里丢了颗糖果,他也还没见过如此多的灵体聚集在一起。

要是离夏搞不定他就要先跑路了,特别是当他看到阳台的水龙头不断蔓延出来黑发时。

“没问题,我比它们强一点点!”离夏轻松的声音在脑海响起。

“而且没有察觉到那些东西的气息,随时可以动手。”

“这些灵体不过是由于进入鬼屋游玩的游客所释放的情绪而诞生的,故事情境给了他们恐惧情绪的一个具体形象,所显现出来的就是眼前这堆东西。”

“它们还不能被称为灵体,不过是还不完整的残灵,单纯靠着情绪支撑,一旦没有足够的情绪,它们也就会随之消散。”

“那就好,强一点点就好。”秦安笑道,他还不知道离夏到底多强,只是这十年来想对他动手的灵体都被一只手捏死了。

“看来沈长林的灵确实存在,并且变成某种很恐怖的东西,召唤他的镜子已经镇不住,裂开了。”陈莉别扭地扭了扭肩膀说道,她感觉宿舍里好像突然拥挤了起来。

“我们......”

话还没说完,衣柜里就传来剧烈的撞击声,衣柜门被撞开,张敬富狼狈地从里面钻出来,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快跑,这里真的闹......”

刚刚从储物室逃出生天的张敬富,就看到满屋的人影,它们转动苍白的脸,将目光锁定在他身上后,张敬富瞬间憋住一口气,许久之后才呆滞道:“鬼......”

感受着众多不怀好意的目光,张敬富哆哆嗦嗦趴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他第一次如此讨厌自己的体质,巴不得现在两眼一闭,被子一盖,爱谁谁。

“老板,鬼屋有鬼不是挺正常的吗?”秦安赶紧将张敬富搀扶起来,这可是金主,真正的老板,“某个鬼屋还有个拿大锤的老板呢!”

张敬富抿紧嘴唇,拼命摇头。

陈莉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额头有些瘙痒,伸手一抓,竟然是满手湿漉漉的黑发。

她心头一紧,立马意识到不对,僵硬地抬头,正好对上一个如蜘蛛般倒趴在天花板的女人,浑身滴水,她的头发已经覆盖了整个天花板。

还有一张张死气沉沉的脸。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响起,陈莉已经顾不上其他,直接夺门而逃。

黄毛也发现了异常,直接将摄像机一丢紧随其后,等他跑出门外,才听到他传回来的惨叫。

随着两人跑出,众多灵体也纷纷抬起头,毫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一丝本能地渴望,快速追了出去,包括倒趴着的女人,她似乎不在意秦安二人。

至于张敬富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已经如愿以偿的晕了过去,手脚不停抽动。

我的老婆有点强章节列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