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阳光相馆(1 / 1)

黑影像个刚学会爬行的婴孩一样,笨拙地趴在林欢肩膀上,发出哝囔不清的低语。

林欢发现自己身体的温度正在快速流失,四肢变得麻木,逐渐感觉不到肢体的存在,眼前一点一点被黑暗覆盖,但她却始终动弹不得,只能慢慢等待着自己的最终结局。

就在此时,一阵冰冷感从林欢的额头处传来,黑暗被血色填充。

她被重新拉回到现实,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苍白精致如陶瓷娃娃的脸,带着好奇。

随后便是虚弱感涌来,她彻底昏睡过去。

“没抓住,它很谨慎。”离夏收回放在林欢额头上的手坐到床上,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没想到它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施加诅咒,本来想揪顺着诅咒揪出来,它发现不对马上就停止了。”

秦安托着下巴,打量着全身被冷汗浸湿,表情痛苦的林欢,长叹道:“诅咒这种东西,人的内心越虚弱就越能趁虚而入,好不容易打破她的心理防线把诅咒引发出来,还是没有收获。”

“它都快得手了,还能当机立断停止,很狡猾,比我们之前碰到的任何灵体都狡猾。”

“不过经过这次后,它应该不会再敢对这个女人下手了。”离夏也学着秦安的模样,托着下巴。

“诅咒还没有彻底消除?”

“不能确定,不知道它是通过什么方法,如果是通过媒介的话,不把媒介拿回来消除不了。”离夏脸上带起一抹惊心动魄的笑容,舔着嘴唇道:“不过那诅咒里有让人熟悉而又厌恶的味道。”

“等天亮我们也去照张相吧。”秦安仔细端详着之前林欢给的传单,饶有兴致道。

“耶,拍婚纱照!”

“真的睡觉了,你盯着她,不要又出什么事。”

天亮之后,等秦安和离夏收拾完毕,各自解决完一桶泡面后,林欢才满脸疲惫的从卧室里出来。

“早,昨晚睡得好吗?”秦安指着桌面两个水煮蛋,关心道:“也不知道你吃不吃泡面这种垃圾食品,家里也没其他东西了,就给你煮了两个鸡蛋。”

林欢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但眼里的雾气似乎已经消散,她显然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先是摇摇头,然后又用力点头,让人完全看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坐在餐桌旁,一晚上的折磨让她早就饥肠辘辘,准备要打开那桶看似泡好,还没吃的泡面。

秦安直接一手抢过来,泡面早就已经变得冰冷,毫不客气道:“这个吃过了,泡面在厨房,自己泡吧。”

你这样是不可能找到女朋友的。

林欢默默在心里道,也不好直接说出来,毕竟吃人家的,住人家的。

“对了。”林欢神秘兮兮靠近秦安耳边低声道:“你这房子里不干净,也有那种东西。”

“哦?是吗?”

“我昨晚看到了,是个穿青白连衣裙的女人,很漂亮,跟个瓷娃娃一样。”林欢左右观察,确认没有那个女人后才继续道:“就是好像脾气有点不太好。”

秦安扫了眼本来得意满满,现在脸却已经垮下来的离夏,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我刚刚咨询了一下懂行的朋友,她说有可能那女人已经缠上你了,不过能用水晶辟邪。”林欢特意打开手机,展示出聊天记录道:“我今天就过去她那边住了,到时帮你求一串水晶,当做昨晚在这里住的回礼吧。”

“我看你的脸色一直那么差,可能真的像她说的那样。”

“一直眨眼,你眼睛怎么了?怎么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秦安一只手在桌子底下紧紧握住离夏的手,一只手揉着眉心,脑壳真的好痛。

“你之前不是说那个相馆有你认识的朋友吗?我今天想去拍照,能不能给下联系方式?”秦安连忙转移话题,他可不想在自己的房子里闹出人命。

“可以啊,我这就把联系方式给你,你到时说是我介绍的就行。”林欢发过来一串号码和名字,继续道:“碧玺能辟邪也漂亮,不过和你不太搭,你看看黑发晶怎么样?”

“你的面都坨了!!!”

“哦,其实黑曜石也不错,大气,而且适合男生。”

秦安不敢再听下去了,拉着在暴走边缘的离夏就匆匆跑回卧室,他没想到这女人一放开就跟话匣子一样。

好不容易将林欢送走,并且许诺拍一套漂亮的婚纱照哄好离夏,秦安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提着绣花伞前往阳光相馆。

阳光相馆占地面积不小,四栋楼房相连,装修风格很古典,里面摆了许多特意做旧的小物件。

整面落地玻璃窗使整个一楼都非常亮堂,不过因为是工作日,倒也没什么人。

秦安刚刚踏入就有一个身穿天蓝色制服的前台小姐迎上来,她先是看了眼秦安手里的伞,然后怪异地打量着秦安,不过脸上还是带起职业性地微笑:“您好,先生,我是这里的前台,郑莹。”

“有什么能够帮到您的?”

“我想拍一套婚纱照。”秦安四处打量道,他并没有发现灵体的踪影,不过他却发现这里的员工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许愿力,这些愿力并不是来源于他们本身,而是和灵体接触后残留下来的。

“当然可以!”有大生意上门,郑莹职业性的微笑也带上了几分真诚,连忙指引秦安入内就座,然后拿出一本厚厚的本子,“这是我们的一些样片,您想拍什么风格的?您的妻子没有一起过来挑选吗?”

“我和它拍。”秦安随意地举起手里的绣花伞。

“和一把伞?”郑莹的笑容立马僵住,怕不是碰到个神经病。

“不行吗?”

“这......”郑莹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她有见过背着玩偶来拍的二次元宅男,还真没见过要求和伞拍婚纱照的人。

“黄越在吗?有个朋友介绍说找他的。”秦安也不想为难前台的小姑娘,只能期望能不能从林欢介绍的朋友套出点东西。

“我们的摄影师?您稍等。”郑莹说完便起身往里面走去。

不多时,一个体型微胖,帮着辫子的男人就从后面走出来,略微有些敌意道:“你就是秦安?林欢的朋友?”

“是的,听她说有您的帮忙能拿到最大的优惠。”涉及到打折,秦安自觉地用上敬语,热情上前握手,“我是想来拍婚纱照。”

“婚纱照,原来你要结婚啦。”听到秦安的目的,黄越的语气瞬间缓和不少,敌意也消失不见。

“是的,和它。”

“伞?”

我的老婆有点强章节列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