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墟(1 / 1)

柳望先让其余员工带着郑莹去大厅休息,自己则和黄越去查看情况。

秦安自然地跟在身后,丝毫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胡峰是谁?那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胡峰是之前的摄影师,三个月前就辞职了。”黄越看柳望先没有阻拦才继续道:“他那段时间老是胡言乱语,说什么卫文婷一直在相馆里游荡,而且这里还有一扇看不见的门里面都是灵,。”

“卫文婷就是那个女人,是他的一个客户,也就是你挑婚服的那张照片。”柳望先接着补充道,神色间满是疲惫,“她和未婚夫半年前在这里拍完婚纱照之后,在度蜜月的过程中车毁人亡了。”

“拍照的时候没有和卫文婷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吗?”

“没有,我们双方对拍出来的相片都很满意,要不然也不会用来做样张了。”柳望先深深看了眼秦安后,还是进行说明。

秦安闻言眉头紧皱,按照常理来说,灵体是不会无缘无故纠缠着不放的。

女厕位于二楼走廊尽头右侧,就在男厕对面。

正如柳望先所说,女厕最里面的隔间用四块木板钉着,秦安试着用力掰动,发现钉得死死的,完全没有打开过的痕迹。

“让我来。”柳望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把撬棍,熟练地把一块块木板撬开。

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刻满划痕和“还给我”三个字的隔板,字叠着字,已经快刻不下了,刻痕里有着已经发黑的血迹,看样子好像是硬生生用指甲抠出的,而且有部分颜色较深的字体已经积累了厚厚的灰尘,不像是刚刚刻上去的。

“这就是封起来的原因了,在胡峰辞职之前,这里就经常莫名其妙会出现这些东西。”柳望先解释道:“原来还以为是员工的恶作剧,就把厕所钉起来,那时还没这么严重,没想到已经到这种程度了。”

秦安没有回应,而是自顾自走进去,用手摸在刻字的血迹上,庞大的怨恨直接席卷他的脑海,一个身穿大红婚纱化着娇媚淡妆的女人带着满脸怨恨直接出现在意识里,正是照片里的卫文婷。

“还给我!”卫文婷不断尖叫着重复这句话,黑色的雾气急速扩散。

秦安顿时感觉脑袋里传来一阵撕裂感,疼痛不已。

“在我的地方叽叽喳喳,吵死了。”离夏也出现,不满道。

紧接着,血雾出现,将黑雾连带着卫文婷全部吞噬得一干二净。

秦安这才缓了口气,擦擦脸上渗出的冷汗,他没想到卫文婷的怨恨如此恐怖,就连残留的愿力都给他造成麻烦。

“你没事吧?脸色突然变得这么糟糕。”柳望先递过一张纸巾,语气里满是关心。

“没事,突然看到这些东西被吓到了。”秦安笑道,他还是很疑惑不解,因为除此之外,他没有在这个地方感知到灵体的踪迹。

“还是报警,让专业人士处理吧。”柳望先摇着头离开,看样子他也确实没有办法了。

刚要离开的秦安突然被一直沉默不语的黄越拽住,他有些不好意思道:“兄弟,你能陪我去一下男厕,我自己有点那个......”

“行。”秦安也不拒绝,没想到黄越这五大三粗的汉子胆子居然也这么小。

得到回答的黄越扶住胸前的照相机,一路小跑进男厕,“该死,怎么就忘了把相机放下。”

秦安思索着和他一起慢慢踱入男厕,在经过镜子的时候却猛然望向镜子,因为他发现卫文婷正站在镜子里,冷冷注视着黄越的背影。

镜子里的映照的景色也与现实不同,有着灰蒙蒙的雾气升腾,而且似乎经过了数十年的时间流逝,男厕的墙砖变得残破,爬满黑乎乎不知名的霉菌。

秦安不再犹豫,直接用手里的绣花伞戳向镜子,血水渗出镜面,里面的卫文婷却始终无动于衷,只是淡淡看了他一样,便消失在越来越浓的雾气中。

镜子也随之恢复原状。

“这是怎么回事?”秦安还从没碰到如此诡异的情况,离夏居然都失手了。

“只有一种解释,她不存在这个世界中。”离夏平静道,丝毫不为自己的失利沮丧,“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墟。”

“墟?什么意思?”

“可以理解为里世界,在一个地方聚集的灵体足够多,形成的愿力足够庞大,就会形成一个另外的空间,这个空间也被称为墟。”

“墟的主人在里面实力可以获得翻倍的增长,并且只有找到正确的钥匙,或者获得主人的邀请才有进入墟的机会。”

“这么说,我们感知不到那些灵体也是这个原因?”秦安还是第一次听到关于墟的概念。

“是的,不过这个墟显然还没有完全形成,要不然我们不会见到她。”离夏继续补充道:“既然如此,那就会有某个门还存在这里。”

门?

“看来我们需要去找那个胡峰聊聊看,那扇不存在的门是怎么回事了。”秦安之前的不解也终于有了答案。

“兄弟,久等了,我们这就走吧。”黄越连手都没擦就快速逃离,似乎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厅中,柳望先正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书,看到秦安时就先主动起身走过来,抱歉道:“很惭愧让你经历这种事,为了表达我的歉意。”

“刚刚的照片免费?”秦安期待地抢过话头。

“不......”

“好吧,打个五折也行吧。”

柳望先温和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深吸口气道:“再打个八折。”

秦安失望地点点头,虽然商谈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也勉强能接受,不过还是继续追问道:“柳店长,我想和你打听一下胡峰的住址。”

“你打听这个做什么?”柳望先皱着眉头问道。

“我是个做灵异方面视频的主播,所以我想去打听一下。”

“这可不行,我不能因为这个理由随便提供员工的相关信息,而且我建议最好还是不要掺和进这些事情。”柳望先拍拍秦安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年轻人的未来还很长,不要轻易让自己陷入危险中。”

“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先回去了,后天就能来拿照片。”

秦安还想继续纠缠,但柳望先说什么也不愿意告诉他住址,本来还想转换目标去套郑莹的话,却发现这个小姑娘已经先回家休息了。

我的老婆有点强章节列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