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猎物?(1 / 1)

“门消失了!”秦安透过相机看到原先门的位置变成了一堵墙,那扇黑色大门已经不知所踪。

程月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心中的不安感愈加强烈,她已经明白,这十有八九是个陷阱。

“谁?”秦安二人不约而同低声喝道,他们都听到有一阵拖行的声音在楼梯转角处响起,转头望去却没有见到任何活物,桌子上的绿萝枝叶轻轻晃动,光影摇曳间,墙上的照片不知何时变成了黑白,更加阴森恐怖。

此时秦安的眼睛也已经没了多大作用,整座墟里到处都是愿力残留的痕迹。

程月容的喉咙不自觉上下吞咽,不过还是走到最前面,强作镇定道:“跟在我后面。”

秦安听话地跟在身后,摩挲着伞柄,准备随时应对未知的危险。

转过楼梯,地上和墙面都溅满血迹,鲜血沿着墙壁滴落,在地上汇聚成小血池,浓烈的血腥味充斥封闭的空间,不过这对于秦安来说早已习惯。

诡异的是墙面正中央挂着的有一人高的黑白艺术照却没有任何血迹,这是一幅樵夫砍柴的画面。

画面中樵夫站在枯木面前,手上正挥起斧头准备砍下去,那颗枯木上站满乌鸦,两具没有头颅的尸体依靠在树干上,顶部伸展出来的枝丫似乎挂着什么东西,正在迎风吹拂。

是人头!

秦安眯起眼睛,看清上面挂着的东西,越看越熟悉。

“这是四组的两名成员。”平日的同事惨死,让程月容又惊又怒,四组三个拘灵士都实力强大,她已经听到八卦,这次墟的任务完成后,三人都可以晋升B级拘灵士了。

“冷静!那个樵夫不见了。”秦安提醒道,他刚刚的注意力都在人头上面,等重新细看时,砍柴的樵夫已经不知所踪。

而且他感受到许多强烈的恶意,自己身上的寒毛已经不自觉竖了起来。

“周围的照片。”离夏有些迫不及待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这个女人太碍事了,要不我们先把她干掉吧,我也能出来玩玩。”

“别闹。”秦安抬头看到所有照片里的人物都有了变化,他们齐齐扭头,怨毒的眼神死死锁定在秦安两人身上,“这些照片都是灵体?”

“先撤出去!”程月容喊道,这里是一条死路,要是被如此多的灵体堵在封闭的空间里无疑是羊入虎口。

她刚要动作,就看到秦安瞪大眼睛,突然举起相机对她拍了一张照片,还来不及表达心中的怒火,就感觉到有一滴水滴在额头上,顺着睫毛留下,是红色的。

“血?”程月容第一时间不是抬头,而是赶紧拉开距离到秦安身旁,这才发现浑身长满尸斑的樵夫从她原先那个位置的头上相框探出半个身子,手里举着生锈的斧头,一动不动定在那里。

樵夫带着斗笠,遮住大半个脸部,只露出青黑色的嘴。

程月容哪里还不明白是秦安救了她,手炮的黑球飞速旋转,她虽然还不明白为什么樵夫会一动不动,但无疑是个好机会,可萦绕着黑雾的子弹刚刚射出,樵夫就重新缩回相框中,子弹只将相框打碎。

“三秒?樵夫比那个浑身是手的圆球更强。”秦安赶紧拉住还要继续纠缠的程月容撒腿就跑,因为一个个面无血色的灵体正在从相框走出,低垂着脑袋。

“滚开!”程月容一枪轰爆抓住她肩膀的灵体,可这并没有多大作用,灵体越来越多,一时之间原本空无一人的大厅变得人头挤挤,甚至开始刮起让人遍体生寒的阴风。

樵夫拎着斧头站在最后面,鲜血不断沿着滴落。

就在这时,三楼处传来强烈的愿力波动,接着墙壁被打碎,一道大红色的身影飞出,还有一只半透明的纯黑色的巨手从缺口探出,上面绑有一串念珠。

巨手停留在身影面前,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存进,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壁将她们隔开。

“卫文婷。”在破败阴暗的相馆中,那抹红色如此扎眼,马上就吸引秦安的注意力。

而程月容的关注点显然不一样,略带惊喜道:“褚灵士!那只巨手是他的秘武,我们赶紧上去!”

褚炎正?那个背着门板的人?他们在交战?

秦安脑海中马上就浮现出那个满头白发的形象,程月容在前面开路,他紧紧跟在身后,不断回头扫视追赶的灵体,眼神里满是不甘。

这可以让印记的同化进度加快多少啊?

不过无论怎么说秦安都绝不会让离夏暴露在灵管局面前,他已经在无忧饭店那里见识过灵管局的行事风格。

程月容刚刚踏上二楼就感觉有一股恶风袭来,连忙举起手炮格挡,但无可阻挡的力量让她整个人横飞出去,狠狠撞进试衣间里。

站在楼梯之上的是个披着医生大褂的男子,双眼处圆滑平整,手里拿着把巨大铁锤,只是他和袁毅不同,并没有向黑影转化。

第二个遮眼死者,韩枫,在他的脚下还躺着一具已经分不清面目的尸体,看样子也是灵管局的人。

秦安毫不犹豫地举起手里的相机,同时关于他的资料自动浮现出来,之前关注这个案子的时候,他就已经将所有能查到的信息都查了一遍。

在定住韩枫后,他又接连对着追赶来的灵体拍了许多照片,微笑相机上咔嚓一声,裂开一道细缝。

秦安瞬间皱起眉头,一溜烟跑进试衣间中,微笑相机不用他提供食粮,有着离夏的庞大愿力支撑按理来说是可以无限制使用,没想到它本体倒先支持不住了。

看来还是不能频繁使用。

试衣间中,程月容正躺在地上不断哼哼,痛苦地抱住右臂,看来情况不太妙。

“还好吧?”秦安连忙将她扶坐起来,一只手握紧绣花伞,内心陷入挣扎中。

程月容将手炮换到左手,硬撑着站起来,右手无力垂落着,额头上已经布满冷汗,却硬是没有叫喊出来。

却不料门外的众多灵体只是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没有进来的意思。

片刻之后,韩枫发出愤愤不满的叫声,转头向阳光相馆更深处走去,要去围猎其他外来者。

“这是怎么回事?”程月容满是不解,明明只差一步就能干掉她们。

“当猛兽会放弃好不容易到手的猎物,只能说明这个地方有更凶猛的东西。”秦安看着缓缓闭合上的大门,喃喃道。

我的老婆有点强章节列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