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合照(1 / 1)

“她们不解决掉吗?”卫文婷扫了地上躺着的两人一眼。

秦安明白卫文婷的意思,她在担心墟的暴露,摇头道:“我不可能平白无故杀掉几个活人。”

“不用担心,我刚刚的话不是为了取得林欢的信任,是说给这个虚灵听,为了刺激她暴走出手。”

“要知道信任的天平一旦被破坏就会彻底倒向另外一方。”秦安目光幽幽道:“现在林欢这个胸......凶残无脑的女人,应该彻底相信我的话了。”

“她们可是亲眼见到墟和众多灵体的存在。”卫文婷不置可否道。

“人们相信的不是见到的东西,而是只相信她们愿意相信的东西。”秦安轻轻拍扫身上的灰尘,将手里的影碟还给脸上有着深深惧色的女人道:“现在明白了吗?你是帮我取得林欢信任的筹码。”

女人的嘴唇不停颤抖,喃喃说道:“做个人吧......”

“我送她们回到现实中,你带着新邻居和大家打个招呼吧。”秦安哂然一笑,当即也不再停留,和卫文婷交代一声后,便让老七他们帮忙将晕倒的人都送进林欢的公寓中。

也省得那么多人躺在他的公寓里,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

随着三声掌声响起,秦安便带着五个人回到现实林欢的卧室中。

刚打算离开的他,却无意间扫过林欢床头柜的照片,顿时停下脚步,重新折返回来,拿起照片细细查看。

“你又看别人的照片?”心中不满的离夏,趴在他头上,使劲揪着两只耳朵往外拉。

“痛痛痛!”秦安龇牙咧嘴地左摇右晃,指着照片上一个男生道:“这个人眼熟吗?”

“不眼熟,快点放下!”

“这是柳善与!”

“不认识!”

秦安决定不再和这个胸不大也无脑的女人说话,而是望着照片彻底陷入思考中。

这是一张班级集体照,上面估摸着有四五十个学生,都穿着印有星尚私立学校的校服,几个老师则站在照片中央,林欢,齐秋瑾赫然出现在老师的行列中。

而站在林欢身后面无表情看着她的男生,就是柳望先的儿子,柳善与。

下面还有红色的字体标注是两年前由阳光相馆所拍摄。

“为什么?”秦安深深看了正在沉睡的林欢一眼,喃喃自语道:“她曾经在星尚学校做过老师?和柳善与有什么关系?这个浑身戴着水晶又是谁?”

秦安之前在帮林欢解决遮眼怪物不视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她是个老师,只是没想到她居然曾经就职于星尚私立学校。

他沉吟了一下,用手里的绣花伞将每个人和他们的随身物品点了一下,确认全都没有灵体伪装而成。

但心中一直觉得有种不踏实感,从他之前和不视交手,被不断牵着走的状态来看,这群怪物恐怕没有一个简单的。

秦安决定在这里等她们苏醒过来,求证一些问题,证明自己的不安感来自何处。

等到下午时分,几人才带着沉重的思维逐渐醒来,围坐在客厅中,迷迷糊糊地互相打量,显然还没有从墟的冲击中回过神来。

秦安直接先发制人,将灵管局的证件拍到桌面上,语气凝重道:“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本来这个地方没有灵体,都是因为你们玩那种游戏将真正的灵体招引过来,要不是我回来得及时,你们都得死在幻境里!”

他为了加深说辞的可信度,特意配合黄毛视频里录制的内容来编造。

“你是之前那个兼职?是灵管局的人!?”陈莉惊讶道,满脸不可置信道。

“无关的事情不用说,你们碰到的这个灵体非常可怕。”秦安决定趁她们都没有恢复过来,给她们注入错误的记忆,“她是邪异级虚灵,可以将自己的想象变成幻觉映照在你们的脑海里明白吗?”

“不过我已经将她击败,送回灵管局处理了,你们也就从幻觉中摆脱出来了。”秦安不断强调他们刚刚见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幻觉,加上灵管局的身份作证,倒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话。

“为了你们以后不会再犯,每个人回去手写一份不低于三千字的检讨报告,态度要诚恳!情感要真挚!”他恨得牙痒痒,要不是这几个人闲得慌,也不会给他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三千字!?”众人不约而同发出惊呼。

“要不然直接送到灵管局说你们浪费资源,凭白加重拘灵士的工作负担,以后你们要是碰到类似的问题,将需要灵管局考证属实后才能出动。”秦安吓唬道,不过后面的话倒是真的,现在灵体越来越活跃,而灵管局刚刚受到重大损失,人手严重不足。

为了不必要的浪费人力,灵管局明确通告要是发现有人报假案,或因自身作死缘故招惹灵体,将会被列入不受信任名单,以后将不会第一时间出动。

待将垂头丧气的几人送走后,秦安在林欢疑惑的目光中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我们手头有件案子,想和你了解一下有关星尚学校和柳善与的情况。”

“柳善与?他不是失踪快两年了吗?你找到他了?”林欢眼神中有着欣喜和期待。

“有点线索,所以要你配合,星尚学校到底是什么情况?”

“怎么说呢?”林欢的脸色非常困惑,她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想了很久后才道:“我是三年前到星尚学校任职的,柳善与所在的班是我带的第一个班级,当时学校就经常流传各种各样的怪谈,像什么每天都会跳楼的女生,通往另一个世界大桥......”

“不过那时候灵体还不盛行,都以为不过是孩子们用丰富的想象力来排解无趣的校园生活。”

“柳善与是非常封闭内向的孩子,与其他人格格不入,总是通过不断伤害自己来发泄情绪。”林欢叹了口气道:“他不擅长交流,不会倾听,无法看到和感知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我去过他的家里,也就是阳光相馆,进行家庭访问,可以确定很大部分是由于他父母的原因造成的。”

“我见过柳店长,他好像是个不错的人。”秦安不想告知她关于阳光相馆的事情。

“确实,他们用极高的标准来要求柳善与,要求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必须独立自主,特别是不能给别人添麻烦。”

“这没错吧。”秦安想不出哪里有问题。

“有的人内心柔软,有的内心坚强,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林欢盯着秦安好一会儿,才继续道:“我陪伴开导过他一段时间,却始终无法彻底打开他的心扉,他四岁开始就需要自己睡觉,有一次因为打雷下雨,哭着想要和他父母一起睡觉,却反而被柳望先锁在自己的房间里。”

“类似的事情非常多,到了后面,无论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都没有在诉说给别人听。”

我的老婆有点强章节列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