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柳善与(1 / 1)

“柳善与在失踪前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吗?”秦安继续追问道,他已经在心里大概勾勒出柳善与的模样了。

“他一直都很特殊,老是说在宿舍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人围着他,现在想来也许是灵体吧。”林欢苦笑道,随后又像想起些什么,补充道:“在失踪前大概一周,他没有再说过灵体的事情,倒是说有五个怪物想带他离开,去一个没有痛苦的地方。”

“但是失踪前一天晚上他拿着刀子站在一个经常欺负他的室友床前,还好有人起来上厕所及时发现,将他制止住,学校觉得他是缺陷人格,会对其他学生造成威胁,被勒令退学了。”

“在等待他父母来学校的期间,柳善与就不见了,但是查遍所有录像,都没发现他有走出校门,就在学校里面人间蒸发了。”

“起初有怀疑他是不是通过学校的人工河自杀,因为在河上那座被传成怪谈的桥上发现了他的全家福,但将整条河抽干都没有发现尸体。”

空气陷入沉默中,只有墙上的挂钟在滴答作响。

秦安不断摩挲着绣花伞,他在消化刚刚得到的信息。

可以看到灵体,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拥有亲灵者体质。

但五个怪物是不是遮着某个部位的那些诡异?如果是的话,那个高大黑色人影没有出现么?

而且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灵体围着他?从学校消失不见倒是好解释,极有可能是进入到墟中。

“你是不是傻?”离夏用下巴抵在秦安的头发上,像小猫一样不断蹭着,“你忘了胡峰充满绝望的负面情绪吸引了那么多灵体吗?”

秦安诧异地微微昂起头,在心里道:“你什么时候变得机智了?”

“我一直都这么机智!”她马上就听出话里的意思,顿时怒上心头,恶狠狠地用一招头槌砸在秦安额头上。

“你没事吧?”林欢见他那捂着头龇牙咧嘴的模样,还以为受到了灵体的攻击。

“没事,就是碰到了致残打击。”秦安吸着冷气,怒在心头不敢言,转移话题道:“齐秋瑾也是星尚学校的老师?我感觉她有点不太对劲。”

林欢的神色变得有些黯然,摇头道:“她原先在学校里是最受欢迎的老师,和我住同一个宿舍,活泼善良,而且她说出来的话特别能温暖人心,绝不是像现在这样神经兮兮,出口伤人。”

“但是两年前学校因为经常发生学生失踪被勒令停办之后,她也消失了近一年的时间,这期间连她的家里人都不知道去哪,发消息打电话从来不回,都以为她也和柳善与一样凭空消失了,但是一年前就突然重新出现,像是变了一个人,占有欲极强,对什么都看不惯。”

“并且原先睡觉都不敢关灯的人,现在居然对灵体非常感兴趣。”林欢眉头紧皱,显然发生在好友身上的变化让她非常担忧,“我怀疑是不是因为失业之后压力太大造成的。”

齐秋瑾那双充满血丝,带着怨恨的眼神在秦安心里浮现,他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会成为最受欢迎的老师。

在一年前出现,那不就是遮眼怪物不视刚好缠上柳望先的时候么?

秦安揉着眉心,心里没来由一股烦躁,他感觉所有的事情串起来就是一团乱麻,他好像抓住了什么,又什么都没有抓住。

但无疑所有事情的起点都在星尚学校。

“你先好好休息吧”秦安晃了晃发热的脑袋,既然空想想不通,那就先去做,有时候做着做着就明白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没路也要开着挖掘机给挖出一条来。

“对了,离齐秋瑾远点,有什么问题联系我。”秦安临出门时特地告诫道,他心里清楚齐秋瑾身上肯定出了问题,但还是需要观望,这明晃晃的样子实在太像鱼饵了。

他自己的爱好就是钓鱼,但绝对不想成为被钓的鱼。

秦安回到704之后,先是将了解到的信息告知程月容,提醒她进入墟的钥匙极有可能就藏在星尚学校的怪谈中,让她多加调查。

然后让她想办法盯住齐秋瑾,这很可能是那几个怪物布置的手段。

“做什么?”秦安打完电话,发现正在在看《恋爱日常生活》的离夏不知何时转过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那眼神非常奇怪。

“电视上说,一个聪明的女人在恋爱的时候要学会装傻,给恋人多一点表现的机会。”离夏拖着下巴,反思道:“所以是不是因为我太机智了,你感到很挫败?”

“你刚刚那是看傻子的眼神对吗?”

“那是关怀的目光!”

秦安用愤怒的眼光盯着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当发现她笑成月牙的眼睛里毫无惧色之后,他就将这种目光转移到电视机上,看来已经需要将卖掉电视列为以后的人生计划清单之一了。

人要有自知之明,柿子还是要挑软的捏,既然拿离夏没有办法,那就只能将电视认为是罪魁祸首了。

等契约同化完成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到契约,秦安才发现墟真的是个好东西,会源源不断地将愿力共享给他,现在手腕上的鲜红又上涨了一丝,丝毫不比他以前拼命在外面搜寻灵体来得慢。

“怎么感觉今天好像印记上涨得多了一点,快相当于之前三天的量了。”秦安仔细地用尺子在手腕上量着。

“那几个人在墟里面贡献了那么多愿力,上涨能不快吗?”离夏用关怀的眼神表达自己的意思。

“可惜,不能将墟暴露出来,不然没事就邀请几个人进来参观一下,让他们的人生也像美好公寓的名字一样,充满阳光与美好。”秦安惋惜道,当然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不可能平白无故让普通人受到伤害。

不过仔细想想他好像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

“今天里面的灵体重新尝到情绪产生的愿力之后,差点都暴动了,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灵体对于愿力有着本能的追求,就像人对于空气,没有办法抹灭掉一个人的本能。”离夏继续补充道:“而且它们压抑得越久,爆发之后就会越疯狂。”

我的老婆有点强章节列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