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过桥(1 / 1)

“照片背后还有东西。”秦安将照片翻过来,发现背后用彩色铅笔写着一行字,“我可以给别人带来欢乐,但自己却无法拥有笑容。”

旁边还有用三个括弧的一半化成的笑脸,只是双眼的下面还有几个小水滴,应该是代表眼泪。

“边哭边笑?”秦安皱眉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还是用笑容掩盖泪水?”

“这是柳善与写的?”程月容疑惑道。

“不可能,一个患有孤独症的患者写不出这么逻辑清晰的话。”秦安将照片收好,摇头道:“应该是照片的拍摄者写的,或者是今晚将这些东西摆到我们面前的人。”

“亦或者,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他让我们发现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

“不清楚,但大概和那些怪物不是一伙的。”秦安说出心中的推断,不然也不用将这些信息刻意放出来,不过无论目的是什么,至少到现在来说,对他们是好事。

时间的指针很快就指到十一点五十分,还在期待发现更多东西的秦安二人只能无奈从宿舍楼来到学思桥边等候。

“到时候走在桥上还不清楚到底会发什么事情。”秦安突然意识到一点,转头对程月容说道:“要是只有一人进入墟中,要想办法向外传递出信息。”

“嗯,如果是你进入的话,不要莽撞去救那个小女孩,可以先找到花灵士,一方面确认她的安全,一方面她在墟里呆了那么长时间,肯定知道许多我们不清楚的东西。”

秦安并没有告知程月容有关于老七的事情,所以她以为被抓进墟里的只有小希望一个。

当指针走到零点,两人默默对视一眼,并肩迈步踏上学思桥。

寂静的校园中,鞋底和石板的碰撞声格外清晰,原先平静无波的学思河似乎也开始流动起来,隐隐传来细微的水流声。

“好像没有异常,果然还是没有找到关键性的东西么?”走到四分之一位置的时候,程月容失望道,她还以为柳善与的照片会是打开墟的钥匙。

“再走走看吧。”秦安也深感意外,从照片上来看,校园证加上这座桥应该是正确的钥匙才对,难道还忽略了什么?

话音刚落,平静的河面上就开始升腾起蒙蒙雾气,起初只在河面上飘荡,随后越来越大,直到将整座桥都笼罩在内,与外界隔离开来。

“起雾了!”程月容略有些惊喜,可是等待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她转头一看,不知何时并肩而行的秦安已经消失不见,白茫茫的桥面上只留下她一个人。

“被分隔了?像阳光相馆那样?”她将长刀握在手中,无比谨慎地向前走去,可直到尽头,雾气散尽,都没有发现秦安的身影。

而她却已经回到现实,身处在桥的另一头,陷入呆滞中,“怎么回事?”

“果然,校园证就是钥匙。”秦安这才将校园证拿出来挂在胸前,在雾气刚起时他就发现自己被隔离开了。

“哼哼,这次没有那些烦人的灵管局在,可以放开手脚了。”离夏的声音响起,她对上次在阳光相馆无法大展手脚颇有微词。

“不许乱来,要听从我的指挥。”这也是秦安不想将校园证的信息告知程月容的原因之一。

此时外面渐渐有光穿透迷雾照射进来,水面上顿时波光粼粼,原本厚重的雾气也开始慢慢扩散变淡。

秦安也已经走到二分之一的位置,他注意到在平静的水面下有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不由得探出身去。

发黄的照片,用到一半的铅笔,满分的试卷,保存完好的课本,签有名字的鞋子,写有留言的衣服,漂亮的发饰......

各种本不该在这里的物品,此刻都安安静静地躺在水面下,就像一颗颗鹅卵石,差不多将整条河底都铺满。

“这是什么意思?”秦安用绣花伞戳着自己有些发疼的脑门,今天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乱丢垃圾,没有公德心,那里面居然还有糖果。”显然按照离夏的脑筋没法去思考更深层的东西,“说到吃的,我突然又想吃螃蟹了。”

“馋鬼,回去后做给你吃。”秦安苦笑着摇头,继续往前走去,既然想不通就不用想了。

“千万要记得,不止螃蟹,还有鸡腿,酱香排骨,酸菜鱼......,总之就是很多好吃的。”

“好,记住了。”

一边聊天一边思考进入墟之后行动方案的秦安没有发现胸口的校园证越来越冰冷,并且不断有丝丝缕缕的黑雾融入他的身体中,校园证上韩枫的照片似乎活了过来,变得生动。

进去之后第一时间要确认老七,花芮,小希望三人的安全,这是首要任务。

然后再把那几个怪物的骨灰给扬得一点都不剩。

“不过,花芮是谁?老七是谁?小希望又是谁?”正在专心思考的秦安猛然挺住脚步,他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三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人,他们的形象逐渐远去,没入到迷雾中。

而且不仅如此,脑海中有越来越多的记忆变得模糊。

“我来到星尚学校是要做什么?”

“星尚学校?好像是我原来工作的地方?”

秦安发现有许多新的记忆片段和知识汹涌涌入,好像原本就被封锁在脑海深处,此刻才苏醒过来一般。

白大褂,针头,药材的味道,制药的方法......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离夏这才发现此刻秦安变得极度不正常,呆呆站在桥中央,“这些记忆是什么?”

“是你在搞鬼!”血雾开始出现,不断吞噬着黑雾,将整张校园证都浸染成血色,新的记忆也不再涌入。

但秦安的记忆已经完全混乱,继续不停地往前走,似乎是背后的迷雾在推动着他。

“你再不听我说话,我就生气了!”

“秦安!”

“秦安!”

离夏传出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此刻对于秦安混乱的记忆束手无策。

“你......是谁?”

“秦安又是谁?”

“我是韩枫。”

秦安,应该说是韩枫,终于理顺了脑海里打架的记忆,此时雾气也随之散去,河底多出了一把青白色的绣花伞。

我的老婆有点强章节列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