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诡异的端倪(1 / 1)

哈利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他忘记了自己还有隐形衣,双手不停地在身上快速倒腾,终于在口袋里找出一样东西——是海格送给他的笛子,也是他准备用来制造魔法阵物品的东西。

哈利下意识将笛子吹响了。

【霍格沃茨,霍格沃茨,霍格沃茨,霍格沃茨!】

【请教给我们知识,唯独不要从魔鬼那里!】

【古老的魔法阵无所不能,赋予魔鬼无穷的威力!】

哈利原本的想法是用笛子吹出《命运交响曲》旋律的校歌,可却在下流话后又一次出现了失误,变成了《葬礼进行曲》旋律的魔鬼之歌,也就是托比·海默教授。

哈利期盼着有人能听见自己的求救,他心中最期盼的就是歌词中的魔鬼了,哪怕是艾尔先生也行。

身影似乎受到了歌声的影响,他减缓脚步,可却很快又重新加快速度,一下子朝哈利扑来,宛如一只黑暗的蝙蝠。

哈利惊恐的想要大叫,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恐惧的跌倒在地。

就在这时,哈利听见身后有马蹄小跑的声音,什么东西从他头顶上越过,朝那个身影扑去。

当哈利重新抬起头后,那个戴兜帽的身影已经不见了。一个马人站在他身边,与之前见过的马人贝恩不同——这个马人显得更年轻些。他的头发是白金色的,长着一副银鬃马的身体。

“你没事吧?”马人朝哈利伸出手,想要将他扶起来。

哈利连忙后退了好几步,贝恩给他的第一印象很不好,连带着也害怕起眼前的马人。

可这个马人似乎知道哈利在想些什么,他说道:“看来你已经见过贝恩了,他就在这附近巡逻。我知道贝恩的脾气很暴躁,森林里死去了一些动物,而霍格沃茨的新教授又差点闯入我们的部落聚集点,贝恩难免反应过激——在这之前,从未有巫师距离我们如此之近,这是不被允许的。”

马人再一次朝哈利伸出手,这一次哈利没有拒绝。

“抱歉。”他尴尬的说:“呃,还有你知道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吗?”

马人没有回答。他的眼睛蓝得惊人,像淡淡的蓝宝石。他仔细地打量着哈利,目光停留在哈利前额上那道鲜明而突出的伤疤上。

“你就是波特家的那个男孩,”他说:“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森林这个时候不太安全——特别是对你来说。你会骑马吗?这样可以快一些。”

“我叫费伦泽。”他又补充了一句,一边弯下前腿,把身体放低,让哈利爬到他的背上。

突然,从空地另一边又传来了更多的马蹄声。贝恩一瘸一拐的冲出草丛,他的模样看起来惨极了,胸口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还在不断往外渗出鲜血——这肯定是在刚刚的战斗中造成的,哈利第一次意识到艾尔先生的凶残,与贝恩对比,艾尔惩罚学生的手段完全称得上是过于慈祥。

“费伦泽!”贝恩怒吼道:“你在做什么?以为自己是一头普通的骡子?”

“这是波特家的那个男孩。”费伦泽说:“你伤的很重,应该快点回到部落接受治疗的。而且,我早就说过不要去招惹新来的教授,可你就是不肯听,你应该知道他真正下起手来会有多狠毒,只是有邓布利多在才没有——”

“这是身为马人的使命!”贝恩还在完全不顾伤势怒吼道:“我们需要保护森林,而不是像你一样任由巫师驱使。记住,费伦泽,我们是发过誓的,绝对不能违抗天意。难道我们没有看出行星的运行所显示的预兆吗?”

费伦泽气得突然用后腿直立起来,哈利只好紧紧抓住他的肩膀,才没有被摔下来。

“你还没有看到那些死去的动物吗?”费伦泽咆哮着对贝恩说:“你不明白它为什么被杀死了吗?还是行星没有向你们透露这个秘密?我一定要抵抗那个潜伏在我们森林里的家伙,贝恩。是的,如果必要的话,我要和人类站在一边。”

费伦泽说完,轻盈地转过身;哈利紧紧地贴在他身上,他们向树林深处冲去,把贝恩撇在了后面。

哈利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贝恩为什么这么生气?”哈利问:“还有,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你们又为什么要讨厌海默教授,贝恩甚至不惜和他打起来?”

费伦泽放慢脚步,提醒哈利把头低下,躲开那些低垂的树枝,像是在思考。终于,就在他们穿过一片特别茂密的树丛时,费伦泽突然停下了脚步。

“哈利·波特,你知道那些动物们是怎么死的吗?”

“不知道,”哈利听到这个古怪的问题,不由得吃了一惊。

“我观察过那些动物们的尸体。”费伦泽说:“它们消瘦的不成样子,都是被强行夺取了生命,一点点被耗干,在虚弱与痛苦中死去。”

“毫无疑问,这是黑魔法,极其邪恶的黑魔法。贝恩怀疑这是新来的教授做的,但我知道不是他,他不会违背邓布利多的想法做事,他很尊敬邓布利多。”

哈利望着费伦泽的后脑勺,它在月光下闪着银色的斑点。

“可是,凶手是谁呢?”哈利大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不能用更普通的方式,例如...例如饱餐一顿?为什么非要夺取动物的性命?”

“因为凶手也同样虚弱,普通的进食已经不足以做到这一点了,必须要用其他的生命拖延自己的生命,好让你能够喝到另一种东西——一种能使你完全恢复精力和法力的东西——一种使你长生不老的东西。波特先生,你知道此刻是什么东西藏在学校里吗?”

“魔法石!当然——长生不老药!但我不明白是谁——”

“你难道想不到吗,有谁默默地等了这么多年,渴望东山再起?有谁紧紧抓住生命不放,在等待时机?”

一时间,就好像一只铁爪突然攫住了哈利的心脏。在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中,他仿佛又一次听见海格在他们初次见面的那天晚上所说的话:“有人说他死了。我认为纯粹是胡说八道。他身上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性,所以他也就不可能去死。”

“难道你是说,”哈利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是伏地——”

“哈利!哈利,你没事吧?”

赫敏与罗恩沿着小路向他们跑来,在他们身后是惊恐未消的马尔福,还有阴沉着脸的海默教授,艾尔正站在他的肩膀上,丝毫没有在先前的战斗中受伤。

“我很好,”哈利小声说,只敢偷偷瞥着海默教授脸上的表情,他似乎正处于暴怒的边缘,脸色阴沉的可怕。

谁也没再说话,费伦泽沉默着将哈利放回到地面上,他不愿与托比呆在一起,可托比没有放过他,直接大步朝他走来。

“火星是什么意思?”

他直接了当的问道,语气完全像是在威胁,似乎只要费伦泽再敢像罗南那样说谜语就会毫不犹豫冲他动手。

费伦泽平静的注视着托比。

“战争。”他说:“在马人的占卜中,火星意味着战争。”

托比微微眯起双眼,似乎是在判断费伦泽有没有欺骗自己。

就在几人以为即将上演又一次的战斗时,托比用冷静到极点的嗓音说道:“告诉你们的首领玛格瑞,别再让我瞧见贝恩。他对艾尔出手了,千万别再让我瞧见他。”

费伦泽与托比对视着:“马人不会接受巫师的威胁。”

“你们会的。”托比说:“你们必须接受威胁。”

在说完这番完全不讲道理的话语后,托比直接转身,眼神扫在被吓得抖抖索索的四名学生身上——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海默教授真的发怒,以前都只是装装样子而已。

“现在赶回城堡,你们的禁闭结束了。”

托比没心情对他们露出笑脸,他刚刚才得知了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

所有死去的动物尸体都不见了,一只都没有落下。

就像是......有人不希望他们在那些尸体上面发现端倪。

无论这些端倪是什么,都肯定是与伏地魔有关。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