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侯府品酒(1 / 1)

宇文成都也从虚拟世界中回到了现实,而郭嘉和戏志才二人也开始接管辽东的政事。

……

当晚,侯爷府,宇文成都宴请了一众文臣武将,除原部之外,大家都不知道宇文成都此举是为了什么,明明钱财不足,却还这样大肆地宴请众人,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德谋,志才,奉孝,奉先,伯平,子龙,恶来,文远,今天,我请大家来喝酒!”宇文成都神秘地一笑道。

“主公啊,这酒有什么好请的,要我说,还不如送我们一人五坛来的实在!”戏忠道。

“哼!就你话多,等哪天找个时间把你泡酒缸里去!”宇文成都瞪了一眼戏忠。

“嘿嘿,主公啊!你今天可一定要说出来个名堂,我可是接到你的通知就来了,手头还有事没做完呢!”戏忠不理会宇文成都的不满,接着说道。

“志才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想喝酒嘛,谁不知道你啊?”这时,郭嘉拆台道。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戏忠无语地瞪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好基友,总是在关键时刻拆台,这还是好基友应该具备的素质吗?

“哈哈哈!”有了两人的搞怪,气氛一下子便活跃了起来。

“好了,我要请大家喝的是一种很特别的酒哦。”宇文成都坏笑着从桌下提起一坛酒,缓缓地打开坛上的盖子。

“这不就是普通的酒嘛,有什么……”戏忠的话只说到了一半便戛然而止,因为宇文成都已经将酒坛打开,瞬间酒香四溢,众人不由得都流出了口水,戏忠自然不例外,瞬间便被四溢的酒香吸引得说不出话来,口水流到了衣服上却浑然不知。

宇文成都一一为众人倒上一小杯就,唯独跳过了戏忠,没有给他倒。

“主公,咱不能这样啊!我差哪啊?咋就不给我倒?”戏忠立马不干了!

“这只是普通的酒嘛,喝不喝无所谓的,所以志才你还是回去处理公务吧!”宇文成都将刚刚戏忠的话全部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随后玩味地看着戏忠。

“主公,我错了还不行嘛,你就让我喝一口,就一口!”戏忠流着口水说道。

“去去去!瞅瞅你这幅恶心的样子!”宇文成都摆了摆手,“给你喝还不行么?大家慢慢喝,这酒烈,大家……”

宇文成都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吕布典韦便已经将一整杯酒喝进了肚。

只见典韦那一张脸可是精彩至极,这一杯三四十度的白酒沿着典韦的食道便进入了胃部。

而这白酒如同烈火一般地灼烧着典韦的喉咙,食道乃至胃部,使得张飞那一张白脸涨得通红。

本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就这样过了半天,典韦才缓过劲来,然后便用他那大嗓门喊道:“好酒!”吓得郭嘉差点将一杯酒泼到了地上。

而这边,吕布那原本呈白色的脸,涨得更红了!良久才蹦出两个字“好酒”!

“德谋先生,这酒可烈的很,你可不要向他们两个那样,要小口小口地喝。”宇文成都道。

“多谢主公提醒!”说完,程昱抿了一小口就,然后便闭上眼睛细细地品味了起来。

“醇而香,回味绵长,好酒,好酒啊!此酒一出,天下之酒皆无味也!”良久之后,程昱睁开眼睛,道出了自己的评价。

“好酒!果然是好酒!以前我喝的那些酒跟这简直比不了!”郭嘉道。

“是啊,主公,还有吗?给我两坛回去喝呗。”戏忠道。

“去去去,才不给你!”宇文成都道,“给你你岂不是天天就不干正事了?”

“主公,不会,我保证!不会,绝对不会!”戏忠立马保证道。

“才不信!”宇文成都撇了撇嘴,这货完全便是一个酒鬼,你说让酒鬼戒酒可能吗?

不理会戏忠的胡搅蛮缠,宇文成都继续让众人品酒。

“果然是好酒!”高顺道,“醇香浓郁!果香四溢啊!”

“恩,真是好东西,如此烈酒还能够驱寒!真是极品啊!”赵云道。

众人纷纷对宇文成都的“琼仙酿”做出了自己的评价,而这所有的评价换成两个字便是:“好酒”!

“德谋先生!这便是我所说的生财之道!如何?”宇文成都道。

“好!主公果然大才!仲德自愧不如!”程普由衷地说道,“主公,这应该就是在帝都那一带兴起的仙酿吧,不知主公这酒要如何定价,又要如何去卖呢?”

“是的,德谋,这就是帝都的仙酿,这酒只不过是初次提纯而来,也就是最低的仙酿,而且我也打算新做出几种规格的酒坛来,这样的酒我打算卖260钱半斤,500钱一斤,980钱二斤,1960钱五斤,3800钱十斤!至于二次提纯的酒,那价格就要更贵了!”宇文成都说道。

“至于销售,一切按照帝都的销售方式,不过我们主要的销售女对象不是内地方而是外部,就想辽东这样的偏远地区和塞外的游牧民族。”

要知道,隋唐时的一金是480钱,也就是说,这半斤酒的价格便接近半金!

这不可谓不贵,普通的酒,也就几十钱一斤,至于原料费,那就更省了,这样算来,若是能够热销,宇文成都又要赚大了!

一晚上,觥筹交错,宇文成都从洛阳带回来的两坛五斤装酒全部被消灭了,宇文成都摇了摇头,走向内堂,之留下众人在大厅里呼呼大睡。

“冰儿儿?还没睡呢?”回到房间,宇文成都看到正在灯下缝补的白冰儿。

“成都哥哥没回来,冰儿睡不着。”白冰儿道。

“行了,这些就先别做了,累坏了眼睛我可是要心疼的!”宇文成都一把抢过白冰儿手中的东西道。

“别,你别看!”白冰儿将那东西抢回,藏在身后红着脸摇了摇头。

“啥东西?还搞得这么神秘。”宇文成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是不能给你看。”白冰儿红着脸说道。

“那好吧,我不看,不看还不行吗?”宇文成都道,“睡觉吧。”

“恩,我去打盆水来给成都哥哥洗脸!”说着白冰儿将东西放好,然后转身出了屋子。

“这妮子。”宇文成都摇了摇头,也没有去翻白冰儿放起来的东西,既然她不让你看,那就尊重她的意见吧。

书页/目录